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546章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众女猜得**不离十,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却看出来阿飞和菊池小百合情丝早结,都不禁暗笑,菊池小百合却羞得粉面绯红,俏脸儿差点垂到丰满高耸的酥胸上了。

    君如妈妈暗叹儿子风流花心,婶婶秀玫惊艳菊池小百合的绝色,连林诗音杨玉卿金慧敏三女也不禁暗暗比较,叹服菊池小百合的绝世美丽,其他众女或艳羡或惊叹,还有拿爱郎调笑的,还有酸溜溜吃醋的,不一而足。

    “好了好了,你们都是过来人了,就不要拿人家开心了。”还是婶婶秀玫厚道,看出来菊池小百合还是处子之身,娇笑着打圆场道,“菊池妹妹身负日本皇家使命,必有要信和飞儿传达,还是让他们俩单独说会话吧!”

    “还是秀枚妹妹善解人意,难怪飞儿最爱你这个婶婶呢!”君如妈妈调笑道,“要怪就怪罗敏妹妹没有说清楚个中缘由!”

    罗敏娇笑道:“好姐姐,你房不说谢我这个媒人怎么还怪起我来了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赶明儿一早我让菊池妹妹给你这个婆婆姐姐敬茶赔罪就是了。”

    “你犯的错怎么让人家菊池妹妹赔罪呢?”金慧敏调笑道,“罗敏姐姐,那你有没有给婆婆姐姐敬茶呢?”

    众女都笑,罗敏毕竟不像金慧敏伶牙俐齿,只是娇羞无言以对。

    雪婷却不愿看妈妈难为情,她仗着年龄小,撒娇耍赖地搂住金慧敏的香肩,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地调笑道:“那慧敏阿姨想必一定是给君如妈妈敬过茶喽?!”

    “死妮子!”金慧敏娇笑着啐骂道,众女愈发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你们说来说去的,笑来笑去的,到底是为什么呢?”阿飞模仿着小沈阳的语气和神情娇声问道,更是惹来众女一阵爆笑。

    “山寨版的小沈阳啊……”丽娜叫道,林诗音和林玉芝母女俩忍不住,一口茶水笑喷出来,杨氏姐妹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眉目之间尽是风情。

    沈君如一边娇笑,一边环顾四周,林诗音,杨玉娴,林婉碧,许筱竹,欧阳菲菲,阮玉钗,郑秀娥,薛丽怡,金慧敏,林婉碧等女都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姐妹,也都是飞儿的挚爱女人,甚至连素云和秀玫也都已经和飞儿暗通款曲,都怪自己从小没有给他母爱,害得他种下了恋母情结,不由得想到上次飞儿陪她在欧阳菲菲的店里试穿旗袍的时候,飞儿的大手触摸她羊脂白玉的肌肤,不由自主产生的娇躯轻颤和芳心深处的娇呼,君如的粉面也不禁飞起了红霞。

    “好了好了,闹够了也笑够了,大家也就不要耽误了飞儿的良辰美景了。”君如妈妈看了一眼飞儿,又看了一眼菊池小百合,娇笑之中透着喜悦,却深藏着隐隐有点酸溜溜的味道从心底莫名其妙地冒出来。

    不料菊池小百合本来羞答答地低垂着头,此时却不经意地抬起头来,娇滴滴地看了君如妈妈一眼,好像感谢君如妈妈对她和阿飞关系的应允和承认,又好像有点其他的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君如妈妈美目闪烁,没来由地芳心颤动,不知所以地竟然体验到菊池小百合此时此刻即将面临女人最美好时刻的羞喜心情,目送着罗敏和雪婷母女俩挽着菊池小百合上楼而去,君如妈妈却心潮起伏,一时有些痴了。

    “我本来为你们母女俩牵了红线,你们今天怎么反过来害我呢?”菊池小百合羞赧而又难为情地娇嗔道,娇嗔之中却饱含着如愿以偿的喜悦和千年等一回的期待。

    “这就叫善有善报啊!”罗敏笑道,“所以我们母女俩今天也给仙子牵红线呀!”

    “就是啊!”雪婷调笑道,“现在仙子阿姨怪我们害你,明天就要感谢我们呢!仙子阿姨可不要有了爱郎,忘了红娘哦!”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忘了两位老婆红娘的!”阿飞大步走进来笑道。

    罗敏娇羞地在阿飞耳旁低语道:“菊池还是处子之身,你可要温柔一点哦!”

    “姐姐不放心就留下来指导一二吧!”阿飞坏笑着在罗敏丰腴滚圆的美臀上揉捏一把,“不如我们四个人演个三美战吕布!”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雪婷不由得羞红了脸啐骂道,芊芊玉手在阿飞胳膊上掐了一把,和妈妈罗敏慌忙桃之夭夭去了。

    君如妈妈独处卧室,耳旁却充盈着菊池小百合的娇喘,她发现自己仿佛得到了神迹一样,竟然可以感知到飞儿和菊池小百合恩爱缠绵的情境,不由得又是惊诧又新奇又是羞涩又是刺激,心慌意乱粉面绯红滚烫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倾听着飞儿在菊池小百合耳旁软语温存,颠鸾倒凤,几度**。

    “灯下看婵娟,越看越美丽!”阿飞志得意满,轻轻偎过来温柔地揽住菊池小百合的柳腰。

    菊池小百合脸儿一红,胸口一颗芳心跳得如同小鹿乱撞一样。自幼清修太虚幻境玄学,再无男女之欲,她原以为此种事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没想到自己今天做了皇后特使,今宵还要做龙剑飞的妻子,缘也分也,仿佛从救罗敏就开始命中注定,仿佛从在菊池庵湿吻缠绵就开始情不自禁,到底是龙本太郎的前世之情,还是龙剑飞的今宵姻缘,真是令菊池小百合自己也说不清楚。

    “好仙子,好爱妻,良宵一刻值千金,让我好好疼爱你吧!”阿飞一边温情款款地说着,一边缓缓地将她扶到床边,让她盘坐床上,自己则轻轻搂住菊池小百合的柳腰,伸手轻轻抚摩她的后背。

    虽然隔着衣裙,但天生媚骨之体非同一般,菊池小百合仍可感觉得出他手心的热力,尤其现下两人名分已定,眼见今夜就要承受他的花花公子手段,菊池小百合心下的堤防已去,更受不住他大手的刺激,娇躯不由竟酥软了几分,不禁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你好坏……不许胡闹了!调戏仙子骚扰修女可是触犯天条的大罪哦!”

    “为了姐姐就是把天捅个窟窿又有何妨?”阿飞笑道,两人说的正是上次在菊池庵里的对白,此时此刻说来更是别有情趣,阿飞听菊池小百合语中娇甜纤柔,娇瞋之意比之怨怪之意可要多得多了,教人真不由心怀大畅。

    阿飞嘻嘻一笑,刻意凑过脸去在菊池小百合纤长雪白的颈上落下了吻,亲得她一阵娇吟才肯松口。伸手轻轻解起菊池小百合衣钮,声音中颇有点小人得志的兴奋,淫笑道:“既然仙子姐姐是皇后姐姐的特使,自然明了我们的好事,今天得以一亲日本菊池庵仙子姐姐的芳泽,真是加深中日两国情谊的好事快事啊!”

    “你这小坏蛋啊……人家都已经在你怀里了……你还叫人家仙子?”菊池小百合娇嗔道,感觉阿飞轻手轻脚褪着自己身上衣裙,可也不知他怎么动手的,却将裙纱覆在她面上。

    菊池小百合闭上美日,只觉阿飞这回没那么乖了,一边解衣一边以手指刮搔,触及肌肤之处都带起一波似有若无的痉挛,偏偏知道接下来的事他这个爱妻无数的花花公子可要比自己熟练得太多了,想怨也出不了口。

    菊池小百合只能一面任他轻薄,一面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火愈来愈旺,口中软绵绵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阿飞大手温柔地抚在菊池小百合那裸背上头。也不知是否初次欢好的刺激,今天被阿飞大手抚上的感觉与上次在菊池庵搂抱亲吻抚摸缠绵之时全然不同,小百合只觉身子渐热,再难回应。

    “思……随……随你了……小坏蛋……”菊池小百合娇喘吁吁,微微垂首,只见随着阿飞大手在背心推动,除了内劲之外,还有一种格外奇妙的热力传人,灼得小百合体内火光渐旺,丰满高耸的酥胸巳情不自禁地挺了起来。

    这一低头只见内衣上头花朵鲜艳,最娇艳的一朵正被自己饱挺的双峰拱了起来,不由大羞。虽知自己身具媚骨之事绝瞒不过他,今夜云交雨合之际也不知http://www.cnd1wx.com

    www.cnd1wx.com会被挑逗出多少春潮淫蜜,但眼见他犹未动手,自己已被刺激得乳颤心摇,加上他言语间刻意轻薄,摆明了在床上除了为自己开苞破处外,就是要拿自己敏感媚人的身体来发泄当年抗日战争的火气,难堪之间更是羞意大增,不由得娇喘吁吁呢喃道:“你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人家……还能拿你怎么办?”

    “仙子姐姐真是乖,仙子姐姐除了身材好,天生媚骨诱得我心痒痒的,没想到喘息也这么诱人……”轻轻推拿几下,渐渐将小百合体内劲气缓泄而出,阿飞缓缓移近身子,慢慢贴到了小百合背后,在小百合的轻声呻吟之中,推拿的大手渐渐不上于背心。

    他指头轻勾,稍稍松弛了乳罩的带子,让乳不再紧贴娇躯,掌心缓缓滑到腰侧,不知何时手指已钻入了乳罩之中,轻触那饱挺的玉峰底部感觉柔嫩腴滑http://www.cnd1wx.com

    www.cnd1wx.com,不由轻轻搔动起来;小百合肌肤敏感已极:心中又再无抗拒,给他这样轻触,呼吸部渐渐火热了,光香肌上的热度都让人知道她的欢迎。

    听他这样称赞自己的**和娇喘,小百合色心渐渐难抑,不由又羞又喜,先前原还想着能不能保着一点矜持,不让他小瞧了自己,可现在看来是绝对做不到的了,嘤咛声声:“不要嗯……”

    阿飞微俯上身,在小百合莹润皙滑的粉背上头印下了吻痕,阿飞一边推拿着,指头一边不安分地在小百合的乳罩里头动作。

    菊池小百合切身感受着龙剑飞这个花花公子的挑逗手段,睁眼又见乳罩上头透出他指头刮搔栘动的浮凸,小百合只觉欲火渐旺,不由对这天生的媚骨香肌又爱又恨。恨这身子令她如此难堪,爱这身子令她**如焚,该当可以很快享受**之欢。耳边听着阿飞得意的声音,“老公我要一边疼你……一边爱你……一边干你,好仙子姐姐……你乖乖等着……老公我会让你欲火焚身,春水泄出来了才肯玩你……保证令你如痴如狂欲仙欲死,恨自己干么当个仙子,白白浪费大好**……仙子姐姐乖乖期待吧!”

    http://www.cnd1wx.com

    www.cnd1wx.com

    “嗯……”天生的本能渐渐将她的矜持抹灭,菊池小百合只觉体内欲火如焚,整个人都已热了起来。此刻他的推拿已竟全功,小百合体内劲气好生泄了一回,但阿飞非但不肯收手,反倒贴得小百合更紧了,还一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说的尽是淫词邪语,逗得小百合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她一边要承受着阿飞魔手住乳上的爱抚蜜怜,一边还得克制着被他贴在身后的心慌意乱,还得要主动褪去下身裙裳,着实忙了好一会儿,动作之间两人肌肤交缠,令小百合真有种献身的刺激和融化般的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