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484章 春色无边(四)

    阿飞一面运动着庞然大物,一面低下头狂吻着唐家丽因充血而红艳的双唇,舌尖钻入她的口中。她终于主动伸出甜美滑腻的丁香小舌和阿飞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吞下由他口中吐送进来的唾液。

    “唔……哦……”强烈的快感使她进入忘我的状态,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缠上阿飞,娇美的胴体用力向阿飞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扭动,逢迎着大力地抽插,肉壁紧紧缠绕在庞然大物上,像海绵一样波动的皱折努力向内吸啜着庞然大物,**更是随着庞然大物的进出翻吐,承受着猛烈的冲击,她的口中娇吟不绝,粉红色的唇角流出唾液,闪闪发光。

    受到唐家丽幽谷甬道缩紧的刺激,阿飞亢奋地更加紧抽插的速度。唐家丽一时无法适应这样的节奏,“啊……”她用双手紧紧抓住阿飞的后背,在结实的肌肉上抓出一条条细微的血痕。

    一下一下地撞击,让从来没有体验过性爱滋味的少女陷入情欲的疯狂,她感觉到自己的魂灵随着庞然大物的动作,慢慢爬上越来越高的悬崖,但是,自己好像已经站在了崖顶,下面就是烟雾遮挡中的虚空深渊,她站在悬崖边感到头晕目眩、强烈的山风吹得她飘飘欲飞,软弱的身躯只要庞然大物再猛烈一击,就会一脚踏空,凌空坠入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她既盼望着自己的飞速堕落,又恐惧那种无所依靠的致命快感,那种难以述说的奇异感觉让她流着泪、哀哀求告:“啊……啊……不……不……我不要了啊……求求你……求求你……啊!……”

    阿飞正干得兴致激昂,哪里能够去理会她的感受,反而更加奋力地把庞然大物重重地捣入、再拔出……,只听粗壮的庞然大物“滋、滋……”地费力地在少女开始收缩痉挛的幽谷甬道肉壁之间,进进出出地抽插、磨擦着。

    终于,身下的少女似着了魔又一般,剧烈地弓起胴体,全身蛇一般扭曲、颤抖了起来。

    “好哥哥,我求求你!我不要了啊……啊……”唐家丽拚命摇摆着头颅,恳求着。

    “好家丽,忍着点儿,再多过一下子就可以了……”阿飞一边在她耳边深情地安慰着,一边在她的幽谷甬道内回环磨擦着庞然大物狠命再做冲剌。清纯的少女的体内,这一下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狂烈猛涨的强烈快感之中。唐家丽的世界全部崩塌,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什么罗军什么钟淑慧什么萧莹秋?统统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此时此刻只有阿飞滚烫的男性庞然大物在她少女的子宫壁内烧灼着。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要被一股热流由内至外融化了,一波波的蜜汁倾泻喷洒而出。

    “小美人,爽吧?”阿飞的庞然大物被颤抖着紧缩的**牢牢夹里,他知道唐家丽已经达到高潮,但他要让她登上更高的天堂,他用一只手,伸到下面,一下下地挤压着幽谷甬道外面的那小小粉红的突起的珍珠,同时轻轻地左右揉搓。

    “不要啊!快停啊!……呀!……不要哦……人家快喘不过气来了!”原本已在顶点的唐家丽,这时又被推向了另一个高峰,就像汽车在经过了一阵加速后,又退档、再重踩下油门一般,将人推进椅背的那种两段式感觉。她这时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还在起作用的性欲快感中枢更是几乎彻底麻痹了,但是珍珠和幽谷甬道中火神喷发般传来似乎永无止境的快感浪潮,一浪高似一浪地积蓄在她的全身,在更强烈性感高潮地闸门前积累起骇人的快感洪流。唐家丽的手脚四肢不由自主地收缩、痉挛,柔美、纤细的脚趾跟手趾一阵阵的蜷曲、紧缩,她已经无法控制了,张大了嘴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着,“啊!……我要死了!……啊!”

    她忘情的大叫着,阿飞更是兴奋到极点,更加凶猛地进出她火热得可怕的身体——每一次,他都把庞然大物快速地抽出到只剩个龙头留在她的幽谷甬道内,然后再狠狠地一插到底,直捣子宫深处。

    唐家丽的润湿幽谷甬道已经流溢得泛滥成灾,处女的小**也早巳不是粉红色了,随着高潮的时间持续而不断充血,现在已经是娇艳欲滴的玫瑰红色,而且随着庞然大物的进出下停地被翻出来又挤进去。

    “家丽妹妹,我绝对让你欲仙欲死的!”这时的阿飞把右手又换了个位置,从唐家丽饱受折磨的珍珠上栘开,顺着腰部的曲线移到了纤美美臀的股沟,找到了敏感的菊花蕾中心,然后,食指毫下犹豫的藉着大量春水的润滑插了进去,直到第二个指节的关结处才停止。

    唐家丽意想不到的地方遭到袭击,忽然崩溃:“啊……那里……不行……啊!”但是软弱的赤裸身体,抗拒的力量却完全消失。“饶了我吧……”少女用软弱的声音哀求呢喃道,“不要……饶了我吧!”

    “哈哈!饶了你?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但阿飞并没有停止继续深入探唐家丽直肠的欲望,他把右手食指和庞然大物一样开始了仿佛永无止尽的活塞运动,而龙头的下方,最敏感的地方,也在每次的前后移动中隔着一两层薄薄的皮感到了食指的存在,而这种前后双重的刺激让后庭菊蕾遭插入的女体不由地努力抬起白嫩的小腹,使庞然大物插得更深……

    很快地,唐家丽的高潮再度来临,这一次高潮来得更加强烈,好像海面上陡然刮起的滔天巨浪,把一夜扁舟压入水底,再高高抛起,少女再也无法保持矜持,禁不住地浪叫呻吟道:“好龙哥哥,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我要死了啊!啊!……”同时她滚烫的幽谷甬道的内壁也一阵阵的收缩,拚命勒紧进出**的火热庞然大物。

    “好家丽,我干死你了!射死你了!”阿飞胯下的庞然大物被身下少女的嫩肉紧紧夹裹着、包围着,一阵阵蠕动、收缩的感觉,带给他无比的的刺激,于是,他也支持不住了,紧闭着双目,喘息着呻吟着,狂暴加速抽动了十数回,然后,闷哼一声,用尽力量把涨大的庞然大物深深插入唐家丽滑嫩纤细的女体内,酸麻的精关一松,火山轰然爆发,庞然大物猛烈地拚命悸动,喷射出浓稠滚烫的岩浆连最后一滴也不剩地、在唐家丽子宫至深处有若炸弹似地爆炸开来……

    沉醉在甜美快感里的唐家丽,散发出未曾有过的性感气息,阿飞忽然感到一阵酸软,不由得趴在唐家丽胸前、紧紧搂抱着她大力地喘息,那喷射过后的庞然大物并没有萎缩,就这样埋在她的体内,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而身下的唐家丽则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趴在她胸前的阿飞,白嫩的面颊上还残留着刚才高潮的晕红,她轻轻地咬着阿飞的耳根:“龙哥哥,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了……我爱你……你可不许抛弃我,也要象疼爱晓婧姐姐一样疼爱我哦!”

    “梁晓婧?”阿飞不由得浑身一震,“你知道我的身份?你是……?”

    “晓婧姐姐是我的师姐,南方市特警0380号奉命听候配合龙先生行动!”唐家丽做了一个举手敬礼的动作,非常熟练,可是赤裸裸一丝不挂,又依偎在阿飞怀里,不仅显得不伦不类,而且诱惑十足,一对娇挺雪白的玉女峰上下颤动,惹得阿飞兴起。

    “是不是淑慧姐姐派你来慰劳我的呢?”阿飞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唐家丽的胳膊小腿肌肉结实呢!

    “不是的,钟局长本来命令我在暗中行动的。”唐家丽低声说道,“今天晚上罗军不知道怎么就盯上了我,我看他对我产生了怀疑,又无路可逃,只好逃到你这里暂时避一下难了,谁知道真的逃出了狼窝又误入了虎口了!怪不得她们都说你是个大坏蛋大色狼呢!”是少女破处之后还羞赧妩媚地娇嗔,一反刚才羞羞怯怯的模样,愈发娇俏动人。

    “好啊!都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呢?”阿飞捏住唐家丽雪白娇挺的玉女峰,装作恶狠狠的样子逼问道。

    “嗯!疼啊!”唐家丽撅着小嘴娇嗔道,“那我可不敢告诉你哦!否则,她们还不吃了我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十有八九梁晓婧说的,恐怕淑慧姐姐莹秋姐姐两人也有份呢!”阿飞笑着松开了手指,抓住唐家丽的酥胸温柔地抚摸揉捏着,“家丽,要不要再来一次啊?”

    “不要啊!人家还疼呢!”唐家丽羞赧无比地娇嗔呢喃道。

    “如此如花似玉飒爽英姿的警花,一次不是太少了吗?当初你的晓婧姐姐第一次的时候,就让我干了三次呢!”阿飞坏笑道,“虽然比不上你们的钟局长,不过,你也要努力向师姐看齐哦!”说着压住唐家丽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又要剑及履及云雨一番。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在寂静无声的深更半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心脏不好的人估计要吓出病来。

    “喂,王大哥啊!什么?罗总现在想找我有事?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天亮以后再说好吗?”阿飞委婉拒绝道,推开了王大伟的佯攻,逼出他的真实意图来,他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旁边的唐家丽有些紧张还有些害怕,里面还有罗敏和雪婷母女俩,他怎么可能离开半步呢!

    “什么?唐家丽?这就对了!”阿飞笑道,“她的确在我这里,麻烦王大哥替我告诉罗总,就说我早就喜欢上了唐家丽,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请罗总不要惦记了。俗话说:君子成人之美,希望罗总也能够成全我和家丽哦!”他自然把问题停留在男女情事上推搪着,继续逼出来他们的真实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