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447章 母女猜想(三)

    哈罗小说网为您提供小说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还是开了光的?”阿飞思忖道。

    “是啊!妈妈说的时候,脸上有种很奇异的表情,好像敬若神明似的感觉。”雪婷的注意力从阿飞的身上转移到了对妈妈的回忆之中了,幽幽说道,“妈妈的确说她压力巨大身心疲惫,当时都有在菊池庵出家为尼的想法,后来在庵主劝说下,她才收回了出家的念头,求了那个玉佩开了光带回来,伴着她在家修行的。从那之后,妈妈好像看破红尘似的,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只是我说到学习成绩的时候,才流露出来淡淡的忧虑,爱抚着我的头,嘱咐我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当时我只是感觉妈妈的语气表情都有点怪怪的,现在回想起来妈妈很可能预感到了什么不测,才会那样……”

    “那样视死如归却又有些忧心忡忡的。”阿飞皱着眉头问道,“你妈妈失踪前几天,有没有自杀的预兆呢?”

    雪婷思忖着,慢慢摇了摇头道:“好像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我看你对你爸爸有些成见吗?”阿飞问道。

    雪婷面容忧郁,恨恨地说道并:“从我记事的时候,爸爸就经常打骂妈妈,那时候我还小,只知道吓得哭,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爸爸在舅舅那里挨骂受气了,就会回来打骂妈妈撒气,可是,在公司在外面尤其在舅舅面前,爸爸偏偏表现的十分得体,对妈妈大献殷勤,还总给别人一种怕老婆的错觉。由于妈妈在公司确实很认真负责,反而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女强人的形象,总以为在家里也是如此,可是,事实恰恰相反,在公司在舅舅面前很窝囊的爸爸,回到家里就变了另一个人,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不敢想象……”

    “在你舅舅面前丧失了尊严,就要回家在你妈妈面前找回来,寻求心理的平衡。”阿飞叹息道,“你爸爸活的可真累啊!不对,应该说你妈妈和你,你们俩肯定活得很累啊!”

    “最要命的是爸爸在我面前却是一副慈祥父亲的面容,只是我后来长大了,才慢慢发现了他在背地里如何欺负折磨妈妈的丑恶嘴脸的。”雪婷说着说着,眼泪又潸然而下,哽咽着说道,“人啊!为什么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为什么有时候伪装的好像一头绵羊,可是一转眼就变成一头恶狼呢?”

    “好了!别哭了!雪婷!”阿飞伸手轻轻擦拭去她挂满脸颊的晶莹的泪珠,安慰说道,“父辈的恩怨情仇自有他们自己去解决,我答应晚上陪你夜探办公室,好了吧?”

    雪婷勉强止住了抽泣,仍然哽咽着呢喃道:“龙叔叔,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直觉告诉我,妈妈没有死!我的直觉向来很准的哦!”

    “我信!”阿飞颔首同意。

    “真的吗?”雪婷不相信地看着阿飞,看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告诉舅妈的时候,舅妈只是笑了笑,说她也希望如此,可是,我知道她不相信我,她还以为我伤心的开始说梦话了呢!”

    “真的啊!”阿飞爱抚着雪婷白嫩的脸颊,正色说道,“因为我第一次走进你妈妈的办公室,我的直觉也告诉我,你妈妈没有死,而且就在那里,可是,我没有找到!我的直觉向来也很准的哦!”

    “真的吗?”雪婷惊喜地叫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就联手把直觉变成现实,好吗?”说着她兴高采烈地在阿飞大腿上颠了两颠。

    “噢!”阿飞赶紧按住雪婷,她的屁股虽然不大,可是这样在他帐篷上颠簸也够他受得了,呲牙咧嘴地说道,“现在庆祝还为时过早,拜托小公主老实一会,好吗?”

    “对不起!龙叔叔,我不是有意的。”雪婷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中让他这么痛苦,感觉到他的那个硬邦邦的东西被她坐在了屁股底下还在膨胀蠕动,恰好在她的股沟里蠕动,动得她十分难受,尤其是上下颠簸了两下,结结实实地戳到了她的敏感部位,玉腿之间一阵酸麻,处女地里面不由自主地流出水来,她娇喘一声,羞赧无比地低声问道,“要是舅妈和陶阿姨问起你晚上去哪里,你怎么说呢?”

    阿飞知道这个小妮子不是一般的聪明和机灵,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只好一边忍受着她的翘挺柔软弹力十足的小屁股的压迫,一边说笑道:“那我就说给你做家庭教师去了,好了吧?你舅妈总该相信吧?”

    “龙叔叔,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要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好吗?”雪婷娇滴滴地说道,温柔的语气近乎哀求,让人不忍拒绝。

    “唉!小妮子,我现在越来越拿你没有办法了!”阿飞苦笑着,不得不解开人皮面具,露出真容。

    “更新,更快,尽在zzZ文学网,www.zzZ.,手机访问:wap.zzZ.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原来大名鼎鼎的龙剑飞也不过如此!”雪婷嘴里娇笑着揶揄道,心里却乐开了花,却是每个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的形象,于是不依不饶地抬起雪白的胳膊搂住阿飞的脖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娇羞无比地呢喃道,“不过,真的很英俊潇洒气质不俗,跟我梦中的形象很贴近。嗯……舅妈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就说和我约会去了好了,让她吃醋去吧……”然后带着少女娇软的尾音,两片芬芳的软唇盖在了他的嘴上,哦,这是少女的樱唇啊,他顿时感觉口齿生香,舌根生津,鼻子里也满是少女的体香。也许是雪婷的初吻吧,她的动作显得很生涩,小屁股还紧张而激动地一下接一下摩擦着他的帐篷,那份柔软磨得他的坚硬舒服无比,在唐家丽身上没有得以释放的欲火再次高涨起来,他的双手不得不从雪婷的柳腰上收了回来,抱住了雪婷的螓首痛吻起来。

    他的舌头轻轻的抵开了雪婷的防线,伸到她的口腔中一阵搅动,雪婷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回应又怕咬着他。他心中暗笑,耐心的挑逗着她、指引着她,渐渐的,雪婷像是摸着了一点门道似的,伸出甜美滑腻的小舌头跟他纠缠在一起。哦,有什么能比少女的香舌更美妙的呢,如果不是摩擦传来更加强烈的快感,他几乎要迷失在雪婷的小嘴中了。

    “嗯!”雪婷嘤咛一声,娇躯一颤,害羞地闭上了天使的眼睛,自己挑起的战争,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了阿飞的手里,自己的少女初吻终于献给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是,娇小玲珑天真无邪的自己在风流花心好色成性的阿飞面前,无异于羊入虎口,好像格鲁吉亚先挑起了战争,却发现对方是一头实力雄厚的北极熊,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当雪婷迷人的红唇,被阿飞火热的双唇再次温柔亲吻上时,雪婷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他的舌尖分开她双唇时,她不由自主地迎接他的舌头,当他的舌头与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缠绕到一起时,雪婷口中情不自禁地分泌出津液。

    阿飞可是情场老手,风流浪子,好整以暇地实施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雪婷湿润柔软的樱唇,粗大的舌头探进了雪婷的樱桃小口,放肆的在雪婷温暖湿润的口中活动着搜索着,时而和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她光洁的牙齿游走,初吻的感觉如此美好,雪婷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雪婷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酥软无力地依偎在阿飞的怀里,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当阿飞一边亲吻她的樱唇,吮吸她的香舌,一手揉捏她的酥胸,一手抚摸揉搓她的大腿美臀的时候,尤其是他的原始武器隔着裤子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地硬邦邦地顶住她的小屁股肆意研磨的时候,她才知道实力相差悬殊,无论是技巧还是大小,都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她有点后悔,有点害怕,可是身体和心里的少女春情野火一股一股地直往上窜,她烧得玉体酸麻,浑身酥软,她不想再被闺中密友谈论私房话的时候笑话做“玉女”了,现在“玉女”的称号可是比骂人还丢人的,她们都讨论姿势和高潮了,而她连初吻还不知道什么滋味呢!今天,她终于知道了初吻有多么美妙,她还想要知道更多,她娇喘吁吁,羞答答地挺起来酥胸享受着他的禄山之爪的揉捏,她的芊芊玉手胡乱抚摸着他的后背,然后翘挺浑圆的美臀蠕动摩擦着,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阿飞正在犹豫是不是现在把这个美少女开苞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阿龙!阿龙!”却是陶芸的声音。

    雪婷一下子从春情荡漾中惊醒,手忙脚乱地推开阿飞的搂抱,慌忙整理一下衣裙,害羞带怨地看了他一眼,在他耳朵旁边低声呢喃道:“说定了,晚上我来叫你,只要你找到我妈妈,我就是你的了……”说完娇羞无比地扭头跑去开门。

    “雪婷在阿龙这里呢!”陶芸笑道,“我说刚才还在我屋里说话,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了呢?”

    “陶阿姨!”雪婷娇羞地看了陶芸一眼,羞答答地跑走了。

    “小坏蛋,是不是欺负雪婷了?”陶芸娇嗔道,一看雪婷粉面绯红,娇喘吁吁的样子,就知道阿飞不老实了。

    阿飞摇头苦笑道:“我今天走背字,想欺负唐家丽,却被雪婷打断了;想要欺负雪婷了,又被芸姐姐打断了;现在想欺负你了,不知道还会被谁打断呢?”说完坏笑着作势要扑上来搂住陶芸。

    “小坏蛋,老实一会吧!”陶芸羞赧妩媚地娇嗔道,“那边等着咱们去指导舞蹈排练呢!确切地说是等着你去指导她们舞蹈排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