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396章 卿卿我我(三)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好姐姐,我来帮你抹沐浴乳!”阿飞坏笑着黏贴住她,大献殷勤。

    不等她的回应,阿飞径自替这个羞羞答答的绝色美人细细擦抹起来,杨玉卿被这意想不到的举动羞得耳根通红,只能低垂着螓首,脉脉含羞地接受情郎肆无忌惮的搓揉。这小男人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甜言蜜语逗弄她的芳心,总是有那么多狂放不羁的举动吸引她的注意,还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花招,自己又为什么总是心甘情愿的任他摆布,或许就是这年轻人的热情活力,独特的个性,深深吸引了她向来高傲矜持的芳心,让她招架不住,步步退让,逐渐沦陷,最终成了他爱情的俘虏。

    阿飞借着替她擦抹沐浴露之机,爱不释手地抚摸这个千娇百媚的杨玉卿那光滑细致的雪肌玉肤,他撩逗着她那丰盈娇软的玉乳和娇小可爱的嫣红樱桃,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她那丰腴浑圆的玉臀,转过身来,连挺直优雅、如丝绸般滑润的背部也不放过。阿飞无处不到的挑逗、撩拨,直把怀中含羞脉脉、典雅婉约的神仙姐姐再度逗弄得香喘细细,娇靥羞红。

    好不容易替她抹完沐浴乳,知道她害羞,也不要她替自己擦抹,自己快速胡乱擦抹一番,双手捧起含羞低垂的螓首,大嘴深深印在美人娇艳的红唇上,直吻得杨玉卿脸红心跳、全身无力、快要喘不过气。害怕一个不小心滑倒在湿滑的浴室,只能双手环抱紧紧拥着阿飞粗状有力的腰部,两个全身涂抹沐浴乳的赤裸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多了沐浴乳的润滑效果,美妙无比的胴体更显得柔软滑腻。紧抱一起的肢体扭动着,胸部对胸部、大腿对大腿为彼此搓抹起身上的沐浴乳,从未有过的美妙经验,刺激得杨玉卿柔嫩无比、嫣红玉润的一双可爱涨大晕红,舒爽无比,忽然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顶触的感觉,原来阿飞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又威风凛凛勃起硬挺,紧顶在她光滑柔软的小腹上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一波一波新奇、销魂的刺激不断涌上,原本沈淀下来的春情,在爱郎过人精力的刻意挑逗下,再次地翻腾起来,欲火难耐的杨玉卿不断扭动娇躯、发出呓语般的呻吟声,渴望攀上另一个情欲的高峰。

    看到杨玉卿春意爷荡人、媚态横生的娇羞模样,阿飞偏是促狭地再次打开水龙头,水流喷出,没头没脸的往两人的头上淋下,水流不断地冲走身上的泡沫,也稍稍冷却了一触即发的欲火。

    阿飞揽身一抱,让她平躺在早已注满热水的按摩浴缸里,宽大的浴池中兰汤荡漾,潮红的娇躯、丰盈娇软的玉乳在水流冲激下漂浮动荡,娇媚诱人、勾人魂魄,他禁不住跨跪在诱人胴体两侧,伸过手去,一手一个握在手中揉捏着,那酥柔又带坚挺的触感,舒爽无比,阿飞不由得赞叹道:“玉卿,你的胸部又大又圆,摸起来柔软丰满弹力十足,真的好舒服啊!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姊妹四人皆入宫,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吟咏着白居易的《长恨歌》,阿飞心情大爽,而杨玉卿刚刚被柔细的沐浴乳清洁过的泛红乳房,说不出的美白娇嫩,阿飞忘情的吸吻着她迷人的坚挺双峰,享受着丰腴成熟的肉体。阿飞的因跨跪俯身不断的碰触杨玉卿柔软性感的小腹上,刺激着她窈窕艳丽的胴体。虽然才刚经历过激情欢好,可是像这样在浴缸里鸳鸯戏水、袒裎相见,还是生平第一遭,新鲜好奇中带着娇羞窘迫,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玉体酥软,只能任由爱郎花招百出随心所欲的摆布。

    “小坏蛋,你好坏啊!”杨玉卿眉目含春地娇嗔道。

    “谁叫你刚才戏弄我的!”阿飞坏笑道,中指弄得杨玉卿不住全身哆嗦。

    杨玉卿推开握着她乳房的手,死命扭过上身来,双手把阿飞抱得牢紧,但臀部却坐在浴缸上,下身便无法移动闪避,只得任由阿飞探膣掘穴。不久,她屈曲的双腿却情不自禁地越张越开,任凭爱郎的手指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杨玉卿的呻吟越来越激烈,饱满的双乳,不停在阿飞身侧磨蹭:“啊……小坏蛋歇一歇,再弄人家要受不了……啊……”激情中的她,小手不自觉地往他推去,却被他抓住她的芊芊玉手按在他胯下,当她触到阿飞的宝贝时,稍微羞怯一下,接着五指一屈便把他握住,生疏而热烈地帮助爱郎套弄起来。

    只见阿飞她的耳朵旁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他怀中的杨玉卿,像小猫咪似的抬起螓首,用她那水盈盈的眼睛望着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娇羞无比地颤声呢喃道:“人家从来没有那样过的……以后再说,好吗?阿飞……人家慢慢适应,好吗?……现在人家现在还是这样满足你吧……啊……”

    阿飞凝视着她的俏脸,知道端庄贤淑雍容高贵的神仙姐姐还要慢慢调教,他缓缓把手指拔了出来,杨玉卿才嘘了一口气。

    “坐上来好吗?”阿飞抚摸着她的发鬓,低声说。

    杨玉卿暂时委婉拒绝了他提出的**要求,不忍再让他失望,羞赧妩媚地点头答应,阿飞扶搀她转过身来,二人面对面的坐着:“来,玉卿,让我抱着你。”

    只见杨玉卿跨坐在他大腿上,温顺地把身子爬伏在他胸前,接着把臀部提高,好让阿飞的宝贝能抵住自己,柔声道:“阿飞……给我吧!”

    “疼痛吗?辛苦吗?是不是进入里面去了?”阿飞见杨玉卿柳眉紧蹙,慌忙退了出来,不禁关切地问道。

    “不,我觉得并不辛苦,倒反而胀得我好舒服.”杨玉卿见爱郎关心,高兴地吻了他一吻,娇喘吁吁呢喃道,“你真好,老公,现在给我,好吗?”

    阿飞看着眼前这个平素温柔斯文,绝艳无芳的杨玉卿,竟然剎那间改变了一百八十度,举止言谈,显得风骚妩媚,确引诱得他血液翻骤。

    迷乱万分、柔弱无助的杨玉卿被这完全陌生的**姿势惊慌得不知所措,好像要追求什么可靠的东西似地,俯下上身想要拥抱阿飞、倚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阿飞偏是不肯,抓着她的两臂把她推了上去,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双手转而握住温香软玉的双乳,不停的抓捏,不顾自己的羞涩无助,低声道:“玉卿,不要害羞,不要矜持,打开心结,释放自我,你自己动一动,找出你最喜欢的角度和力量,尽情享受爱的快乐吧!”

    杨玉卿放浪行骸的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呻吟狂喘、时而淫声高叫,所有的束缚全部解放开来,忘我地投入原始肉欲的追求。本来清丽脱俗的面容,此刻只剩无尽的媚态,往昔清澈明亮的大眼,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水流晃动的激荡声、男女肉搏的拍击声和狂浪满足的喘息尖吶声,声声入耳,交织成悦耳动听的乐章,在阿飞激烈地耸动下,杨玉卿满面红潮、媚眼如丝,淫荡地扭动着,嘴里发出欲死欲仙、梦呓般的淫声娇呼!抛掉过往所有的压抑,放浪地迎合这个冤家爱郎,不停地疯狂迎合,纵体承欢,尽情享受原始情欲所带来的欢乐和满足。

    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刺激下,杨玉卿脑海一片空白,除了体会那一种令人酸酥欲死、晕眩欲绝的肉欲快感外,再也想不到其它。一颗芳心又轻飘飘地直上云霄,突然地双腿紧紧夹着爱郎的身体,全身猛烈颤抖,声嘶力竭的号叫,一股春水像泉水般地激喷了出来,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

    泄身后酥软无力的杨玉卿,丰满成熟的身躯瘫倒在阿飞的怀里,舒服地让年轻的情郎搂抱着,一起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高潮后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娇艳欲滴,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甜蜜余韵,杨玉卿樱唇轻,吐气如兰道:“男女之间的高潮快感竟是如此舒服美妙,人家这些年从未体验过!阿飞啊,为什么不让人家早点遇到你呢?人家多么想把处子之身交给你呀!”

    看到平素雍容华贵、优雅端庄的高贵女神,泄身之后不堪再次的敏感刺激,变得如此柔弱,声声讨饶,阿飞怔了一下,定下身子,爱怜的轻吻她的额头、鼻尖,享受温馨满怀的另一种美感,腰身却毫不留情,狂野耸动,猛烈冲刺,肆意挞伐,直到在杨玉卿花心深处火山爆发出来,滚烫的岩浆灼热烫得她再次达到情欲的高潮。

    微温的水流按摩在杨玉卿激烈欢爱后慵懒无力的身上,舒服得令人直想躺在浴池中,细细品味温馨满怀的旖旎风情,千金难买有情郎,阿飞,还好有你,让自己重拾生命的另一个高潮。逐渐变凉的水温,让在欲情余韵中的男女逐渐恢复活动力,冲洗完毕后,阿飞抱起千依百顺的神仙姐姐,倒在宽大舒服的度梦思上,相拥入睡。

    黎明时分,外面一片寂静,薄熙淡淡地斜照射在床上。太阳高高地照在海面上,海燕海鸥叽叽喳喳的欢唱个不停,互相追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