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342章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可是,接下来阿飞的长篇大论更是如重磅炸弹一样轰响在每个人的心头。

    “你们以为管理很简单吗?”阿飞话锋一转,笑道,“今天的各个书店,管理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各种观点、各种概念更是纷纭杂沓,让人眼花缭乱。然而,许许多多的管理者、研究者、企业家仍时时陷入迷局,不能自拔。往往就是把管理复杂化,被管理者糊涂了,管理者自己也糊涂了。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齐国的政治家管子就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原则:‘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管子的这一宣示表明,他把以人为本看做是建立和巩固霸主之业的根本原则。

    我们作为一个学校,在管理学生方面更要以人为本。一切为了学生、一切依靠学生、从学生中来到学生中去。

    ⒈人本性:就是以学生为中心的管理模式,体现了人本思想。把学生作为班级管理的主体,有利于学生的自主、自律及民主参与意识的增强。

    ⒉情感性。学生和老师都是有情感的,情感在人的工作和生活中有特殊的作用。有了情感才能有同情、有理解,有爱心、有热情,它在学校这样的群体中能起一种亲和与凝聚的作用,老师在与学生交往中,重视感情投资,以情感人,使学生因此而感到温暖,把学校当做自己的家。让学生与老师之间多些人情味,这样学生更容易接受老师的教育,达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

    ⒊创造性。处于成长过程中的学生,个性差异很大。这就要求我们学管人员。对与个性不同的学生要采取不同的沟通与教育方法。对于不同的班级、学生管理措施和手段应做出相应的调整。既要考虑学生思想、心理动态的需求又要考虑学生道德水准,文化素质的差异。这就需要我们管理需要创造性。

    所以,我决定取消所谓的一日三点名三签到,查备课查听课公开课考核约束老师的形式主义,给老师以充分的信任;开放文学、文化、科学发明创造和曲艺体育等课余兴趣社团活动,给学会以充分的信任;以南方市期末考试成绩排名和一学期两次学生对老师的无记名投票评价来综合评定老师的教学效果,这样老师和学生会相辅相成地合理安排学习和活动的时间,真正领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的含义了!”

    这次连张洪民在内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阿飞看见众人脸上表情,心里暗笑,依然滔滔不绝道:“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什么意思呢?就是治理大国就像煮小活鱼一样。小鲜是很嫩的,如果老是翻过来、翻过去,就会弄碎了;因此治理大国也不能来回折腾。烹饪最主要的是掌握火候,而小鲜,又是各种烹饪材料中最为娇嫩的,更要细心伺侯。所以治理大国的最高境界,就是小心翼翼地掌握火候。所以治理一个庞大的国家,内容极其纷繁复杂,典章制度、律令政策不能朝令夕改,总来回调整,如此容易导致官民疲于奔命,无所遵从,以致礼乐崩毁,国力疲敝。北宋,自王安石变法以后,激进派与保守派轮番执政,国家政令一年三变,民不聊生,也是加速北宋覆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教育改革从文科理科到3+2到小综合大综合再到3+X,既使老师晕头转向,更是拿几届学生做了试验品了,素质教育不见踪影,应试教育也乱七八糟,整个教育界都无所适从人心惶惶,而那个罪魁祸首强奸教育的女部长却走为上策溜之大吉拍拍屁股步步高升了!而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做呢?国华集团公司决定每年拨给国际学校专款,对成绩优异的名师高徒给予重奖!对小发明家和指导老师给予重奖!对文体出学生和教练老师同样给予重奖!

    同时,就象政府要转变职能,小政府大社会,政府要服务于社会一样,学校管理层同样要转变职能,从今往后,严格要求管理人员,给学生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给老师提供一个宽松的教育氛围,学校就可以无为而治顺水推舟良性发展水到渠成了!”一篇连现代欧美先进教育模式都想都未想闻所未闻的新颖思路教学论文洋洋洒洒至此才戛然而止,令众人如同云里雾里,心潮震荡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诸位校长主任暂时留任,三个月的考察期,不能转换观念,不舍得丢掉官本位思想的,不能够很好为老师学生服务的,就地免职;能够胜任的,一学期两次根据老师学生对你们的无记名投票评定和董事会的无记名投票作为工作业绩的考核标准,给予高薪重奖!”阿飞笑道,“诸位董事参与投资其根本目的是为了盈利,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国华集团公司完全可以把国际学校的股份全部收回掌握。但是,正所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我认为保留国华集团公司的股份制和保留国际学校的股份制同样必要而且重要!因为,这是现代化的管理制度,至少可以参政议政,求同存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监督制约,群策群力。诸位董事如果信得过我们国华集团,就稳坐钓鱼台,坐收渔翁利,怎么样?当然了,如果信不过我们国华集团,现在撤资的话,我立马命令财务科给您结帐,利息按照整年算账,怎么样?”

    没有人提出异议,自然先行散会。等到阿飞和婶婶田秀玫回到校长办公室,婶婶田秀玫先喝了一杯茶,喘口气,叹息说道:“飞儿,幸亏今天有你在这里,才暂时震住了那几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啊!否则,我又要给他们气死了!”

    “婶婶,这几个活宝是怎么成为学校董事的?”阿飞笑道,“一个比一个心眼子多,都不是善类啊!”

    “还不是你叔叔留下的烂摊子,也不知道他当时哪里找来的这些活菩萨?”婶婶田秀玫叹息着说道,“不过,他们也不是一无是处!都是教育界经验丰富的老人,无非是一时争权夺利利欲熏心罢了!我也是了解一些学校经营的漏洞弊端,想要整顿治理一下,也就不可避免地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了!飞儿,婶婶是不是好心办了坏事了?”

    “怎么会呢?婶婶做的恰恰是一个新颖的教育试验思路啊!”阿飞一把搂抱住婶婶田秀玫的柳腰笑道,“婶婶一句话,我就帮婶婶把学校的股份全部收回来,让那几个钩心斗角拉帮结派的家伙滚蛋,怎么样?”

    “你干什么呀?小坏蛋,这可是办公室啊!”婶婶田秀玫半推半就地坐在阿飞的大腿上面,思忖一下说道,“那倒不必,现在可不是剪除异己,党同伐异的时代了。按照你刚才说的,留下他们参政议政,求同存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监督制约,群策群力。你呀,可是打开了我们的思路了啊!”

    “那婶婶准备怎么感谢我呢?”阿飞抚摸揉搓着婶婶田秀玫套裙下面灰色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色咪咪地调笑道。

    “小坏蛋,干什么呀?”婶婶田秀玫挣扎着娇嗔道,“这里可是办公室,你先放开我吧!”

    “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我要让婶婶从烦心的现实中摆脱出来啊!”阿飞搂抱住婶婶田秀玫的后脑,他堵住了她的樱唇,不让她再沉溺于烦闷忧心的工作事务之中。

    “唔……”婶婶田秀玫不由得浑身酥软,软弱无力地挣扎起来。谁知她半推半就的反抗,反而引出了阿飞更猛烈的深吻。她的唇舌完全被他控制住,她的嘴里满满都是他的气味,带着庞然大物浓厚的醇香。他身上还传来淡淡的薰衣草味,萦绕于她的鼻间,她的身体越来越虚软无力……

    她抗拒不了他的大手在她玉体四处点燃的火苗,她的身体似乎埋有某种密码,而阿飞就是唯一能解密的人,只有他才能激发她体内最深处的热情……不断的热吻令婶婶田秀玫的双腿虚软无力,只能软绵绵地趴在阿飞身上,几乎快没了气息。

    “秀玫,给我你甜美滑腻的香舌,好吗?”阿飞的语气爱怜横溢,抚着她的秀发,霸道的舌尖仍十分蛮横地与她的唇舌嬉戏着。

    “不要……”婶婶田秀玫抓住阿飞的衣襟想推开他,但手掌一触及阿飞宽阔强壮的胸部肌肉,她不但没有推开,反而变成紧紧地抓住他的衬衣不放。

    他炙热的湿吻令她头晕晕的,脸红心跳,身体渐渐发热,有了反应。

    “好婶婶,我现在就想要你!”阿飞一把抱起婶婶田秀玫,大掌一扫,桌上的文件如落叶般被扫至地面,散落一地。然后,他抱起她的腰,将她搁在办公桌上,撩起套裙扳开她灰色丝袜包裹的修长浑圆的大腿,缠住自己的腰间。

    “飞儿,你疯了!不要在这里……”婶婶田秀玫半推半就地抵抗,软弱无力地捶打着他的胸口,他却置之不理,铁臂紧紧箍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你实在太不诚实了。以后你想逃,我就一次次抓住;你想否认,我就一次次抱你;你想笑,我就逗你开心高兴;你想哭,我就为你分担忧愁烦恼。如果不能用心,那就用身体来说明,我要让你身体的每一处都刻上我的印记,让我的秀玫快乐——记住,你是我的,我绝不允许你拒绝我!”阿飞霸道的宣告,英俊的脸上气势逼人,令人根本无法反抗。

    婶婶田秀玫正在迷乱间,突然感到胸口一亮,原来阿飞的大掌已经解开了她的西装衬衣,并一把掌握了她性感乳罩都遮掩不住的雪白饱满的乳峰。

    “啊……”她惊喘着,脸颊已是晕红一片,含羞带怨地娇嗔道,“小坏蛋,你不是说……要和我沟通学校改革思路吗?”这个小坏蛋简直是公私不分!

    “我现在就是在沟通啊,而且还要和婶婶热切交流呢!”阿飞的唇角露出性感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才……才不是这样的沟通……小坏蛋!”婶婶田秀玫气喘吁吁地叫趁着,而他的手像滑鱼一样,使她胴体深处的情欲被渐渐挑拨撩拨起来。

    阿飞趁机解开她的性感胸罩,她晶莹雪白的胸脯和傲人双峰瞬间脱围而出,双峰上两颗乳尖还如樱桃般弹跳抖动着。

    阿飞毫不犹豫地俯下身,一手揉搓她丰满浑圆的玉乳,一边吸吮起她的樱桃。

    “不要啊……会被人看到……”婶婶田秀玫又羞又急,怕被人窥见的感觉和快感混杂在一起,反而令她的身躯更加敏感。

    “好婶婶好秀玫,别怕,这里你最大,他们不会来打扰的。让我们好好享受吧。”阿飞的手指向下,将婶婶田秀玫的套裙撩起到她的腰身上面,悄悄伸入她神秘三角花园的禁地,隔着薄薄一层底裤,以自己火热的大掌不停狎玩挑逗她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

    “啊……”敏感的私处承受不了这种挑逗,婶婶田秀玫几乎完全瘫软在他怀里,又羞又慌,只能任他轻薄。

    “好秀玫,你真的好美……”阿飞着迷地一边玩弄她,一边亲吻着婶婶田秀玫雪白饱满的绵乳,施以最大的刺激。

    他以舌尖挑逗着她的两颗红樱桃,缓缓绕着打转,同时他的一只手早巳不动声色地褪下了她的底裤,拨开花丛,长长的中指伸入了她神秘湿润的花径。

    “啊!飞,不要啊……”婶婶田秀玫发出一声短促而尖锐的娇吟,按住他的手,却阻止不了他手指的长驱直入。

    “别怕,好婶婶放轻松……把你自己交给我。”阿飞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一边说,一边细细舔着她小巧的耳垂吮吸咬啮。

    婶婶田秀玫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轻轻呢喃着:“不要……不要舔人家耳垂……”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经过了昨天晚上阿飞的侵犯之后变得如此敏感,连耳垂也是性感带。

    当然,她的抗议对阿飞来说,完全无效。他灵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耳廓内搅动,力道恰到好处,她拚命扭头想逃开,他却按住她,逼她承受这样暧昧的挑逗。同时她扭动的身体也和他火热的身躯相互摩擦……情欲的火焰,在他们之间渐渐点燃。

    阿飞的长指进进出出,在她幽密的花园内肆意搅弄,手法娴熟。

    “嗯……”婶婶田秀玫发出微微的呻吟声,被他进占挑逗撩拨的下体和右耳都热得厉害。

    他好整以暇地挑逗着她,以一种令人难耐的速度,挑拨着她敏感的心弦。

    婶婶田秀玫不禁全身发热,鼻间的呼吸渐渐成为喘息。

    他的舌尖遗在她滑如玉脂的脸颊四处游移,令她鼻间都充满他的气息,几乎难以抵挡,情不自禁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她想夹紧灰色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湿热的内壁却只是夹紧了他的手指,让异物的探入感更加明显。

    “飞,不要啊……”婶婶田秀玫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呢喃道

    “好婶婶,你真的不想要吗?这里明明都已经这么湿了。”阿飞微微一笑,体会着指尖传来的湿漉感,

    “讨厌……人家都说不要了……你就会欺负人家!”婶婶田秀玫水眸含泪,楚楚动人的模样,令爱郎阿飞情欲更盛。

    “我的婶婶我的秀玫,乖,我好想要你,让你享受办公室**的刺激和快乐……”阿飞轻声哄她,手指趁机加大了力度和幅度,在他的言语和动作的双重攻击下,婶婶田秀玫的身体防线和心理防线都已接近崩溃边缘。她微微啜泣,拚命摇着头,却再也无法抗拒阿飞的步步侵入。

    阿飞的手指在她美穴中的动作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同时他火热的唇舌也吮舔着她的绵乳,并搜寻着其他的性感地带。

    在他如此挑逗下,婶婶田秀玫的快感不断上升,她紧紧咬住下唇,试图不让自己发出那种娇羞至极的呻吟,可随着他的动作,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犹如在熔炉中,快感如同不断攀升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令她难以自已地分开灰色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任凭爱郎阿飞的手指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美穴越来越软、越来越湿,黏黏的液体流到他的手指上,发出难为情的润滑声。

    婶婶田秀玫觉得自己的脸上几乎能滴出血来,整个身体仿佛一团火,她不由得大张双腿,红唇轻,无意识地发出娇吟。

    “飞,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当阿飞火热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抵住她美穴入口时,内心仅存的一线理智让她发出了求饶声。

    “好婶婶,好秀玫,我进来了……”阿飞对她的要求置之不理,他抱住她的腰,将自己的欲望挺身顶入她又湿又热的美穴。

    “啊……”婶婶田秀玫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感到自己的下身被完全撑开,熟悉拥有的一夜的爱郎阿飞火热的硕大正挺进奋进往她最隐密最柔软的幽谷刺入,那种异物侵入的感觉令她玉体微微颤抖起来。因为先前已有充分的润滑,阿飞的庞然大物很快就没入了她柔美的身体深处。

    “啊……”婶婶田秀玫蹙起秀眉,呻吟声微带一丝苦闷,却又透出淡淡欣喜,眉目含春地娇嗔道,“好人,慢一点……”爱郎阿飞硬邦邦的火热几乎一顶到底,婶婶田秀玫觉得自己的玉体似乎都要被这团火给贯穿了。

    “忍一下,宝贝…秀玫…好紧啊!”阿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婶婶田秀玫的“重峦叠翠”美穴实在是太热太紧了,害他几乎忍不住一泻千里。过一会儿,见婶婶田秀玫已经适应,阿飞抬起她修长的大腿缠上自己的腰身,开始缓缓抽送。

    “唔……”婶婶田秀玫敏感的身体几乎立即有了反应,美穴紧紧缠住那团火热,硕大的庞然大物摩擦着湿滑的嫩壁,阵阵快感从内壁深处涌上,直冲脑髓,让她全身都快融比了。

    婶婶田秀玫紧紧闭上眼睛,双手像海草般缠上爱郎阿飞的颈项,灰色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更是下意识地夹紧了爱郎阿飞的腰。

    “啊啊……飞,慢一点啊……”婶婶田秀玫的西装衬衣敞开,露出雪白饱满的玉乳,随着爱郎阿飞狂野的动作上下弹跳,下身的裙摆早已撩到腰间。露出灰色丝袜包裹的修长浑圆的大腿,配合着他的律动,紧紧缠在爱郎阿飞腰上,两人的下体亲密结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一想到自己此刻竟在办公室的桌上与爱郎阿飞忘情交欢,婶婶田秀玫不由得紧紧闭起眼睛,怕被人窥见的刺激、内心的一丝罪恶感和快感混杂在一起,逼得她几乎疯狂。

    “宝贝婶婶秀玫,你里面好热好湿润啊……”阿飞也沉浸在办公室里面占有婶婶田秀玫的快感中,一开始,他先缓慢抽送,让兴奋已久的硕大感觉着被她美穴包裹的至上快乐,也顺便挑逗她。但她如此诚实可爱的反应却令他欲火大炽,不知不觉加快了动作。

    “好婶婶,好秀玫,想不想要我?快说你想要我……”阿飞大力抽送着淫笑道。

    “不要问人家……人家不知道……”被爱郎阿飞猛烈撞击着,婶婶田秀玫的大脑完全不能思考,似已迷失了自我。

    阿飞邪邪一笑,略略抽出,又突然把炙热的庞然大物撞入她湿滑的**中。

    婶婶田秀玫媚呼一声,双手抱紧阿飞,连带夹紧了她体内的庞然大物。

    阿飞一倾身,猛然将婶婶田秀玫整个人压倒在办公桌上,调整位置,立即展开一阵暴风急雨般的猛攻。婶婶田秀玫修长的双腿被爱郎阿飞高高架起并分开,两人的结合处一览无遗。

    “宝贝婶婶秀玫,你看……你的小嘴正咬着我不放呢。”阿飞炙热的视线在她脸上梭巡。

    婶婶田秀玫头一低,便看到昂然怒放的庞然大物在自己的私处进进出出,红嫩的美穴不断吞吐着火热的巨物,还发出淫靡的声响……

    “不要……不要看人家!好难为情啊……”婶婶田秀玫胡乱喊着,又羞又急,体内的快感却一波波涌上,太多混乱的情绪在一瞬间冲上她的脑中,让她无法承受,眼角不由得溢出晶莹泪珠。

    “好婶婶好秀玫,别难为情,你很美……”阿飞边猛力抽插,边俯下身亲吻婶婶田秀玫,两人的舌尖立即疯狂地交缠在一起,体会从灼热舌尖传来阵阵的愉悦感。他的舌头好舒服好柔软,婶婶田秀玫恋恋不舍地舔了又舔,觉得全身都晕陶陶的,好舒服。

    经过刚才一番狂抽猛插,阿飞知道她已达高潮的边缘,他不想两人太快结束,便放慢了动作,只是和她缠绵地吻着。看她休息得差不多了,他才捧住她的臀部将她抱起,抱离办公桌。

    “你要干什么?”婶婶田秀玫惊呼一声,只能紧紧攀住眼前的爱郎阿飞。

    “不干什么,散散步而已。”阿飞露出自信的笑容,抱着她,就着仍插入的姿势,缓缓朝前走动,一边走动,一边将婶婶田秀玫丰满浑圆的臀瓣向上抛起,下落顺势插入更加大力更加到底。

    “啊……不要……快放人家下来!人家不行了啊……”惊人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在婶婶田秀玫的脑中爆炸!

    爱郎阿飞火热的庞然大物一下比一下刺得更深,一下比一下刺得更狠,她浑身颤抖,内壁不自觉地蠕动,紧紧箍住那团火热不放。眼前火花四射,意识飘浮,婶婶田秀玫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能发出无比亢奋的叫声:“好棒好大好深!飞……人家不行了……啊啊……”

    阿飞粗厚的手掌揉捏着她柔嫩的臀部,走到窗前,将她抵在沁凉的玻璃帷幕上,展开高频率的插送,每一次都直抵嫩壁深处。私处传来的阵阵酥麻,让婶婶田秀玫神魂飘荡。她香舌轻吐,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脸颊早巳红成一片。

    “舒服吗?好婶婶好秀玫?”阿飞屏息,在急插之后,又开始缓慢转动,在**深处刺探着她的敏感点。

    “好舒服……”婶婶田秀玫不自觉地扭动翘臀,纵体逢迎,配合着爱郎阿飞的动作,追逐着本能的快感。

    “好婶婶好秀玫,想要吗?”阿飞故意以自己的硕大,轻缓地在她湿热的体内转动摩擦。

    “想要……”婶婶田秀玫媚眼如丝地呢喃道。

    “好婶婶好秀玫,想要什么?说出来,不然我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阿飞淫笑道。

    “飞,人家想……想要你进来……深深地进来……”情欲早已俘虏了婶婶田秀玫的理智,欲火高涨哪里经得起这种挑逗。

    “好婶婶好秀玫好老婆,那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叫我什么吗?”爱郎阿飞却恶意拖延,不给她满足。

    “飞……”婶婶田秀玫娇喘吁吁地嘤咛呢喃道。

    “不对!”阿飞说着,将火热硬邦邦的硕大猛地向前一送!

    “啊!”婶婶田秀玫惊喘着,娇羞妩媚媚眼如丝地呻吟叫道,“老公……”

    “这才差不多。”阿飞这才终于满意地笑了,捧起婶婶田秀玫的臀部,将她压在玻璃窗上,展开长程猛攻。

    婶婶田秀玫如痴似狂,只觉得好热、好舒服,这种激烈的快感几乎要把她逼疯。阿飞的额角也泌出一层细汗,他一边发出粗重的喘息,一边更加快了速度,猛烈挞伐猛烈耸动猛烈撞击,每一次都顶到婶婶田秀玫胴体深处的花心。

    “人家不行了……老公……”在尖声娇吟中,婶婶田秀玫的美穴情不自禁地阵阵收缩,夹紧了爱郎阿飞的硕大。与此同时,阿飞的背脊也感到一阵酸麻。

    “好婶婶好秀玫好老婆好宝贝,我们一起来吧……”阿飞的火热庞然大物深深刺入婶婶田秀玫胴体深处,在低吼声中,火山爆发出来,热情的**滚烫的岩浆喷射到美穴最深处,令她的娇躯又是一阵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