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328章之天伦之乐(五)

    哈罗小说网为您提供小说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328章节

    中午时分,阿飞和丽娜雪雯韩雪唐文清蓉子铃木杏里春兰秋菊陪着君如妈妈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妈妈,好久没有陪你一起吃饭了啊!”阿飞说道。

    “你呀!一会去林家认干妈,一会去秦家拜望岳父岳母,一会又去贾家冒险,我们都提心吊胆的。”君如妈妈温柔地嗔怪道,“以后不许这样拼命了啊!一切都要以家庭为重,男人哪!没有出息不好,太有本事了也不好!丽娜,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啊!妈妈说的太对了!”丽娜娇笑道,“从今天开始,老公要努力加油让她们都和我与雪雯我们几个一样,省得她们天天拿我们开玩笑!”

    “是啊!”雪雯娇笑道,“老公让韩雪姐姐文清姐姐杏里姐姐,还有蓉子春兰秋菊她们都怀上,明年接二连三连续不断地出来一个一个的儿子女儿,一群小宝贝,多么有意思啊!”

    “丽娜,雪雯,你们想生男孩还是女孩呢?”阿飞笑问道。

    “男孩更独立、勇敢,在成长的过程中会让妈妈更放心些;女孩更细腻、温暖,会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吧。”丽娜娇笑道,“我还是喜欢女孩多一些哦!象我一样的小美人胚子,多么可爱啊!”

    “男孩太淘气了,我也是喜欢女孩,可以多多打扮,而且我存了那么多年的漫画啊、玩具还可以继续给她玩哦!”雪雯说道,众人都笑起来。

    “在我们老家,都说生男孩高兴一会子,生女孩高兴一辈子,男孩是名分,女孩是福分。”秋菊说道,“所以,我还是喜欢丽娜姐姐和雪雯姐姐都生男孩哦!”

    “呵呵!小秋菊喜欢男孩,那就天天缠着老公多给你补补课加加班开开小灶加强营养,明年你自己生个男孩啊!”丽娜调笑道,一句话说得秋菊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低下头去。

    “好了,秋菊面嫩,你们就别拿她开心了!”君如妈妈娇笑着帮秋菊说话道,“新时代新世纪了,为了谢家人丁兴旺,家族兴盛,男孩也好,女孩也好,龙凤胎更好!总之,你们这些媳妇争气,我就高兴喽!明年看来要在国华别墅办个幼儿园了,呵呵!”

    众女娇笑不已。

    轿车响动,原来是警察少妇钟淑惠军官少妇萧莹秋如约而来。

    “这就叫,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警察少妇钟淑惠娇笑道,“妈妈,我们俩专门来蹭饭顿来了!”

    “你们俩蹭饭顿我欢迎,只要不是又找阿飞去这里那里冒险奔波就好!”君如妈妈娇笑着嗔怪道,“淑惠,莹秋,你们俩再扯上阿飞卖命冒险,可别怪妈妈不认你们这两个媳妇哦!对了,素云她们应该到了吧?”

    “放心吧!妈妈!我们就是专程来禀告妈妈的,素云姑妈她们已经顺利抵达香港了!”军官少妇萧莹秋赔笑道,“有妈妈监督着,我们再也不敢劳动阿飞的大驾了啊!”

    “我可不放心!”君如妈妈心情不错,娇笑着说道,“除非阿飞尽快把你们俩拿下,赶紧的都腆着大肚子,那样我才放心了呢!”众女大笑。

    警察少妇钟淑惠和军官少妇萧莹秋都也忍俊不禁地“噗嗤”娇笑出来,娇羞妩媚含情脉脉地看着阿飞。

    “妈妈,您是不是要把儿子变成播种机呀?”阿飞调笑道,“看来妈妈是着急着想明年做幼儿园园长啊!到时候,一大群小宝贝围着您唧唧喳喳吵吵闹闹的,您可不许说烦啊!”

    “都是我的孙子孙女,我怎么会烦心呢?再说了,我做幼儿园园长,我的这些媳妇都是家长兼职幼儿园老师哦!”君如妈妈娇笑道,“到时候,我可负责给你们发高薪哦!”

    众女再次大笑。

    “那我和莹秋两人生的孩子就做幼儿园的小保安,对吧?”警察少妇钟淑惠凑趣道讨君如妈妈的欢心。

    “臭美!”军官少妇萧莹秋娇嗔道,“你不会做梦还想生个公安局长吧?”

    连君如妈妈都“噗嗤”一声,几乎笑喷出来,欢声笑语,天伦之乐,真是其乐融融。

    丽娜雪雯韩雪唐文清蓉子铃木杏里春兰秋菊众女善解人意地让阿飞和警察少妇钟淑惠军官少妇萧莹秋走进了卧室。

    军官少妇萧莹秋穿着一身整洁笔挺的橄榄绿军装制服套裙,高耸的酥胸把蓝色的衬衣顶得鼓鼓的,套裙紧绷绷地包裹着高翘丰满的美臀,蓝色的衬领衬托的面庞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全身肌肤白嫩细腻如滑,身段匀称曼妙美好,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臀,高耸的酥胸,套裙下今天特意遵照阿飞的吩咐穿着黑色水晶丝袜,包裹着修长浑圆的美腿,反而更加显得光滑细嫩,光泽诱人,再配上黑色细长高根,尽显女人的美丽和少妇的风韵。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如此近距离地观赏着军官少妇萧莹秋丰硕饱满的乳峰,透过蓝色衬衣依稀可以看见白色的乳罩的痕迹和浑圆的圣女峰的轮廓,看着她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峰,阿飞不禁色心大起。

    再欣赏着警察少妇钟淑惠的美艳,她也是身穿黑色警察制服套裙,依然遮掩不了她的曼妙身材,酥胸高耸将雪白的衬衣顶得鼓鼓涨涨的,套裙下面的美腿,肉色玻璃丝袜,修长白皙,光滑细腻,更显修长圆润的玉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丰腴性感.云发挽髻,柳眉凤目,粉面含春,飒爽英姿的勃勃英气之中也透出成熟迷人的少妇风韵,此时此刻正在美目含春妩媚地看着他,阿飞敞开怀抱将警察少妇钟淑惠和军官少妇萧莹秋左拥右抱揽入胸前。

    “好老婆,果然嫁夫从夫,前来报到索爱了哦!”阿飞笑道。

    “臭美!”警察少妇钟淑惠娇嗔道,“我们是来告诉妈妈,姑妈她们已经顺利香港的哦!”

    “是啊!”阿飞调笑着揶揄道,“淑惠姐姐现在是局长了,当然学会了挂羊头卖狗肉,以权谋私假公济私了呀!”说着色手探进她警察制服套裙下面在她丰满浑圆的臀瓣上抚摸揉捏了一把。

    “好啊!小坏蛋敢笑话我了啊?!”警察少妇钟淑惠不依地娇嗔着,“我什么时候挂羊头卖狗肉了?小心我把你的头割下来卖给莹秋师姐哦!”

    “你们两口子吵架拌嘴,不要扯上我啊!”军官少妇萧莹秋娇笑道,“我是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哦!”

    “好老婆,她都要割下你老公的宝贝了,你还能够忍心无动于衷吗?”阿飞搂抱着军官少妇萧莹秋做着统一战线的工作,调笑道,“老公的宝贝万一被她割下了,好老婆你还怎么给我生个小军人呢?”

    “小坏蛋,就是满嘴里胡说八道乌七八糟的!”军官少妇萧莹秋媚眼如丝地瞪了爱郎阿飞一眼,娇嗔道,“人家给你说点正事啊!晓婧跟随着素云姑妈去香港了,除了保证远洋大酒店顺利接收之外,主要是要尽快把未来的国华大酒店打造成为我们通往澳门台湾以及东南亚的桥头堡基地。就是不知道你派过去的张华倩和颜美淇怎么样?是否能够重新塑造国华大酒店的新形象?是否能够迅速打开新局面呢?”

    “怎么?局长老婆和将军老婆还不相信我的眼光吗?”阿飞笑道。

    “看来你对张华倩和颜美淇她们俩很了解很有信心啊?”警察少妇钟淑惠酸溜溜地揶揄道。

    “呵呵!淑惠姐姐吃醋了哦!”阿飞抚摸揉搓着警察少妇钟淑惠丰满浑圆的大腿,笑道,“运筹帷幄除暴安良安定天下当然是萧姐姐和淑惠姐姐,当家理财精打细算经济天下当然是玉萱姐姐和慧娟姐姐,而经营酒店运转宾馆发展服务业的明珠,那就要看张华倩和颜美淇的了!一个思想前卫,一个风骚妩媚,你们就拭目以待她们俩重塑国华大酒店的新形象吧!相信我,没错的!而我相信她们,也没错的!”……

    “看来你的魂魄早被她们俩的风骚妩媚和前卫勾到香港去了吧?”军官少妇萧莹秋娇嗔道,“那下个月去香港,估计也用不着我们俩陪同前往了吧?”

    “谁说的?下个月大张旗鼓地前往香港,你和淑惠姐姐可是我的左膀右臂首席护法贴身秘书哦!”阿飞抚摸揉捏着军官少妇萧莹秋丰硕饱满的乳峰调笑道。

    “谁作你的秘书啊?”军官少妇萧莹秋娇喘吁吁眉目含春地嗔怪道,“秘书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干什么呢?堂堂局长作你的秘书,你可真敢想啊!”

    “那我现在就示范给你看看秘书是干什么的哦!”阿飞说笑着搂抱住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亲吻住她鲜艳红润的樱桃小口,硕大的舌头用力前探,撬开了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的贝齿,舌头长驱直入,搅弄着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甜美滑腻的香舌,她娇喘吁吁,动情地任君品尝。阿飞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的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将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的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滑腻香嫩的舌尖。

    阿飞一只禄山之爪解开美女军官成熟少妇军官少妇萧莹秋的上身橄榄绿军装制服和蓝色衬衣领带,禄山之爪顺利的滑进里面,握着她丰硕饱满的乳峰,来回地把玩揉捏着,并不时捏捏她的樱桃,感觉是又软又滑,而成熟少妇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山峰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阿飞欲火高涨,另一只色手撩起成熟少妇美女警察警察少妇钟淑惠的警察制服套裙,美臀丰腴滚圆翘挺圆润,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和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衬托着沟壑幽谷,沟壑之间,寸草不生,凸凹玲珑,珠圆玉润,阿飞色手抚摩揉捏着美女警察警察少妇钟淑惠丰腴滚圆的美臀,探手在她胴体深处挑动撩拨,无所不用其极。

    警察少妇钟淑惠身穿黑色警察制服套裙,肉色的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修长浑圆的美腿;美女军官军官少妇萧莹秋身穿橄榄绿军装制服套裙,黑色透明的玻璃丝袜包裹着丰满白的玉腿,都是酥胸丰满高耸将制服顶得鼓鼓的,从绵软的柳腰,到高耸丰硕的酥胸,到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满的美臀,春兰秋菊各擅胜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30多岁少妇的迷人丰韵和制服美女的性感诱惑。左拥右抱,香玉满怀,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老公,你先要莹秋师姐吧!”警察少妇钟淑惠娇媚地想要推开爱郎阿飞的色手。

    “我的地盘我做主,今天我说了算,我偏偏要先要了局长老婆!”阿飞淫笑着解开了警察少妇钟淑惠的警察制服,制服散乱,套裙撩起,内衣扯掉,里面真空,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近乎赤裸裸地呈现在阿飞面前,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她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致,没有丝毫瑕疵。虽然已生育过,小腹却依然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乳峰,有如刚出炉的热白馒头,是如此的动人心魂。纤细的柳腰,却有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更加显得那么浑圆平滑,真让男人心神摇动。

    阿飞架起来钟淑惠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长浑圆的玉腿,用舌头**裸露出来的**,“啊……啊……”从舌尖接触到花蕊的刹那,钟淑惠赤裸的下身胴体开始颤抖。同时,溢出大量蜜汁。阿飞发挥巧妙的舌技,首先用舌头和两片嘴唇夹住**舔,再用舌尖找到嫩芽摩擦。那种舔的方式不是用力舔,而是用舌尖轻触,这样不停的刺激。然後在**的周边由下向左上,反覆的舔,但并没有进入**里。钟淑惠渐渐产生迫不及待的急躁感,花蕊也湿润到最大限。

    阿飞将下身移到钟淑惠头部上方,庞然大物触到钟淑惠的红唇。钟淑惠伸出舌头把庞然大物含入嘴里,一直吞入到喉头深处,用舌尖围绕龙头舔,阿飞的庞然大物在钟淑惠的嘴里开始急剧勃起。喉咙感到痛苦,钟淑惠于是吐出庞然大物,在勃起的庞然大物背面用舌尖摩擦。阿飞嘴里露出哼声。钟淑惠又把肉袋里的球一个一个的含在嘴里吸吮,舌尖甚至触到菊花附近。庞然大物已经惊人的向上耸立,阿飞欲火高涨着翻身将钟淑惠压倒在身下,挺身插入进去。

    钟淑惠闭拢双腿,用力夹住他的庞然大物。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庞然大物,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舌头在钟淑惠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钟淑惠浑身痒酥酥的。阿飞的舌头伸入钟淑惠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幽谷和洞穴的深处传入钟淑惠的大脑,她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

    钟淑惠感觉到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龙头好像把洞穴最深处的一个甚么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就会抖动一下,感觉舒服极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越来越多,每当他的庞然大物深深地插到底时,钟淑惠警察制服套裙掩映下的胴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庞然大物的抽插溢出来。

    “啊……啊……”钟淑惠松开抓住阿飞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她便抬起屁股迎上来。

    阿飞看到钟淑惠的浪态,更加肆意挞伐猛烈攻击。钟淑惠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钟淑惠的快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钟淑惠呼吸越来越急促,幽谷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内直泻而出,流在床单上,她的屁股也湿了。“啊……啊……”钟淑惠发出甜美的呜咽声,主动的扭动浑圆的屁股,同时使劲地夹紧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勒紧阿飞的庞然大物。一股股**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她的全身,胴体颤抖痉挛着瘫软在一旁。

    萧莹秋早看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起来,橄榄绿制服已经凌乱,套裙已经散开,雪白的胴体散发着成熟丰韵的美感,蕾丝乳罩托着饱满的双峰衬出深深的乳

    沟,从上往下匀称的腰身和突然变大的盆腔形成一条曲线,圆润丰腴的大腿裹着

    黑色透明的玻璃丝袜格外性感,腿根处肥美的三角区剌激着男人的官能,姿色依然非常的美艳,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胴体显出韶华将尽,相反的,却使萧莹秋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少妇韵味。

    “好老婆,该你了!”阿飞抚摸揉捏着萧莹秋丰硕雪白的乳峰调笑道。

    “啊!讨厌┅┅”萧莹秋还来不及说完,阿飞温热的舌尖已探了进去。“嗯、嗯”的声音从两张纠缠在一起的嘴中不断发出。

    “死相!”萧莹秋微喘着,捏了捏老公阿飞的脸颊,停息了一会儿,两片湿软的樱唇又凑了上去。萧莹秋完全再次引爆了阿飞的热情,热烈地回应她的丁香频送;舌尖纠缠,百转千回,彼此的气息越来越热,呼吸愈发急促。萧莹秋柔润的躯体也越贴越紧,突如其来的接触,加上男人的气息,她全身逐渐趐软,两手软绵绵的圈着老公的颈项。

    “差点被你融化了。”萧莹秋老公单手支着头望着妻子微笑着。

    萧莹秋一脸春意,调笑地说∶“还要吗?”

    “当然要!”阿飞扑了过去,将萧莹秋紧紧地压着,双手开始不规矩地追寻丰嫩山丘,轻柔但快速地揉搓着。她一阵趐软,双手推得有气无力,那细腻的肤质、敏感的乳尖,令人垂涎。

    阿飞一头埋在萧莹秋雪白丰硕的乳峰之间,舌尖顺着山峰落在那朵细致的乳尖贪婪地吸吮,舌尖顶着乳尖迂回旋转,而那另一个山巅也被另一只的手攻占,两边轮流,手口轮攻。

    萧莹秋越来越兴奋,下半身开始扭动起来。犹如呓语般柔声,模糊地从萧莹秋小口中吐出。

    “阿飞,阿飞┅┅”

    萧莹秋轻呼着丈夫的名字,而欲火焚身的阿飞早已顾不得她说些什么,专心一意的展开攻势。透明而缀满蕾丝花边的性感内衣,早已不知被褪到哪儿,橄榄绿制服和套裙掩映着显露出来的三角丛林似乎正发出强力的电波,吸引着寻幽客的探访。

    阿飞一只手轻触那片丛林,游走在那山涧小溪。手刚滑入她的股间就感到一片湿滑,也可以感到蓬门正略为张开,等待着贵客进入。

    “啊┅┅啊┅┅哦┅┅”萧莹秋感觉到炙热的端点正冲击着下身,阿飞也极力发挥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潜能,以更强更有技术的插入,将萧莹秋送入快乐的深渊。

    私处全体,就像逐渐撑得满满的一样。阴蒂慢慢发麻,变的又热又坚硬。

    萧莹秋的双腿张开到了极限,触电的快感,由头部到下体,一直线的穿透。

    “唔┅┅”感觉腰部不断的上浮,萧莹秋咬着老公阿飞的肩膀拚命抑制住高亢的喘息声。强烈的快感,使阿飞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插。同样强烈的快感,也使萧莹秋无法控制自己口里流泄出荡气回肠的娇吟声。

    “啊啊,好舒服┅┅”感觉有一种全身即将爆发的预感刺激着,萧莹秋终於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了┅┅”萧莹秋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上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幽谷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呼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然後是无止境的坠落。

    萧莹秋达到绝顶高潮,阿飞在她抽搐痉挛的幽谷中哪里忍的住,火山爆发一样剧烈抖动着,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搂抱着萧莹秋再次达到情欲的高潮。阿飞完全射出后,萧莹秋的幽谷仍缠夹住丈夫的**,好像仍不舍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