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301章之贾家风云(四)婶婶雪仪(一)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第三百零一章之贾家风云

    阿飞很快就发现美貌少妇贾文娟的反应,于是来回的轻轻**耳垂到颈部这一段,所谓舔也只是用舌尖和唇像蜻蜓点水一样的骚痒而已。吹在耳朵上的火热呼息使她感到有如强烈的电流通过身体∶“啊啊!┅┅唔唔┅┅”

    因为压抑着不想发出声音,所以冲破嘴唇漏出来的声音,更显得甜美和无法忍耐的样子。当初想要推开阿飞的双手,不知何时用力抓住阿飞的衬衫紧靠在他身上。当

    阿飞开始从鹅黄色无袖套装V字型低胸领口探进去抚摸那梦寐以求的乳房时,少妇教师贾文娟突然清醒过来,平坦柔软的小腹附近好像有一团火燃烧似地,一根硬邦

    邦的东西顶住她的大腿摩擦,她的心更加狂跳起来。

    阿飞温热的手从鹅黄色无袖套装V字型低胸领口探进去,从乳罩的边缘伸入,接近形状美丽的丰满高耸弹性十足的乳峰,绵软的乳肉,轻微地颤抖,被手指捏弄的樱桃乳尖,立即敏感地开始充血翘起。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有丈夫的┅┅”少妇教师贾文娟的声音低沉而含糊,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听见卧室里面贾沧海一声咳嗽,她立刻惊慌失色地拼命推开阿飞的搂抱和禄山之爪,“咯噔咯噔”地迈动着细高根逃之夭夭。

    “龙大哥。”少太女贾文婉进来羞怯地看着阿飞说道,“我妈妈请你过去一下呢!”

    阿飞应声前往,色咪咪的眼睛上下打量尽情欣赏着眼前这个美女大学生,只见少女贾文婉解开了文静的马尾辫,飘逸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额前的刘海上架着一副黑色

    的太阳镜;她上身穿着一件橘黄色的紧身T恤,紧束的衣体将她那娇挺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肢衬托得异常明显,由于那娇挺的胸脯傲然地向外挺着,甚至可以透过衣表

    的橘黄色看出里面黑色乳罩的形状和文饰。她的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运动短裙,裙摆上有着许多竖型的折痕,好似折扇的纹理,看起来飘逸而活泼,那群摆的长度在

    膝上至少15厘米,摆动间将那白皙如玉脂的大腿彰显无疑,阿飞甚至在担心她会在无意间外泄了她美丽的春光;她脚踏一双李宁牌的白色女式运动胶鞋,鞋面两侧

    的那两条橘黄色文饰与她的上衣招相辉映,看起来既轻快又亮丽。只是经过了刚才父亲的剧变,受到父亲贾沧江偷嫂弑兄冷酷无情狰狞面目的打击,少女贾文婉眼睛

    还红红的,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少女贾文婉明显感觉到阿飞火辣辣的目光在她娇躯上下打量,芳心好像小鹿碰撞一样狂跳,其实,阿飞英俊潇洒的外表,玉树临风的身躯,狂放不羁的气质,尤其是眼神里面慵懒自然的坏笑,更容易使纯真的少女心醉神迷,更容易成为怀春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并肩而行,少女贾文婉偶尔美目闪烁,有意无意地瞥上阿飞一眼,都会遇到阿飞火辣辣的目光,她立刻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低下头去。

    到了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的卧室门口,少女贾文婉停住脚步,抬起头来,满眼泪花地看着阿飞,娇娇怯怯地问道:“龙大哥,我爸爸是不是想要谋害大伯?现在大伯是不是要杀死我爸爸呢?”

    看着少女贾文婉海棠带雨,娇弱可怜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阿飞温柔地安慰道:“没事的!只是大人吵架罢了!谁都不会杀死谁的!小婉,你要坚强一些哦!”阿飞说着伸手轻轻擦拭去少女贾文婉眼角的泪痕,见她婉娈可人,他情不自禁地凑过去在她白嫩的脸颊上面亲吻一口。

    少女贾文婉“嘤咛”一声,粉面通红滚烫,却主动投怀送抱搂住阿飞的身躯,小鸟依人地依偎在阿飞宽阔强壮的胸前,娇羞地呢喃道,“龙大哥,别动,让我依靠一

    下,好吗?不要告诉如雪姐姐,好吗?人家只是觉得有些脆弱,想要寻找一分依靠的哦!”少女贾文婉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孩,21岁的美女大学生,一头及肩的秀

    发,时时散发出迷人的清香,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常幻出迷恋的神采,让男人一望她的眼就神魂颠倒。

    诱人的樱桃小口像清纯的小鹿一样微微上翘,惹得阿飞总想对她的小嘴吸吮不放,品尝源自她口中的芳香的津液,立即就能让他热血沸腾。

    一米六八的个子却有娇挺浑圆的乳峰,在她紧绷的衣服下,那对玉女峰好像要涨裂而出。纤纤柳腰却又盈盈不堪一握,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最要命的是本来就令所

    有男人垂涎的凸凹有致的身材,却更称上一身雪白细嫩的肌肤,一身柔可化水的嫩肉,简直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天堂。如此姣美的少女软语相求,婉娈可怜,怎么能

    够让阿飞这个花心大萝卜不食指大动呢?

    阿飞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搂住秀丽清纯的少女少女贾文婉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清纯可人的少女少女贾文婉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胴体上抚摸了,少女贾文婉又羞又怕又有些渴望,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纤美柔软的胴体在他的抚摩下越来越酸软无力,美眸含羞紧合。

    “怎么办?怎么办?龙大哥是如雪姐姐的男朋友,他在抚摸我,我该怎么办呢?”就在这个本来很有自信气质的美丽少女少女贾文婉不知所措时,阿飞的一双色手已

    隔着橘黄色的紧身T恤,轻轻握住了少女贾文婉的一双柔软娇挺的玉乳。少女贾文婉芳心一紧,他已开始抚摸了起来,虽然穿著一件单薄的橘黄色的紧身T恤,还是

    能感觉到这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女那一双怒耸玉乳是那样的柔软饱满,滑腻而有弹性。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椒乳正好是盈盈一握,坚挺结实从来没有异性触摸过少女

    贾文婉如此敏感的部位,在他的抚摸下,艳丽娇美、清纯可人的美女大学生全身的雪肌玉肤一阵阵发紧、轻颤,她芳心又羞又怕,脑海一片迷醉迷乱。

    阿飞被贾文娟挑逗起来的欲火再次升腾起来,他搂抱住少女贾文婉象牙一样雪白的颈项,把嘴印上了清纯可人的少女少女贾文婉那正娇啼呻吟的鲜红樱唇。

    “唔!”一声低哼,由于纯情处女本能的羞涩,少女贾文婉娇羞地扭动着玉螓,不愿让他轻“玉门”,他顽强地追逐着少女贾文婉吐气如兰的甜美香唇,终于,他把她的头紧紧地压在胸前,把嘴重重地压在了少女贾文婉柔软芳香的红唇上。

    “嗯——”又是一声嘤咛低哼,少女贾文婉羞红着娇靥,美眸紧闭,感受着男人浓郁的汗味,浓烈的阳刚气息,芳心一阵轻颤。当他的富有侵略性的舌头用力地顶开

    少女贾文婉柔软饱满的鲜红朱唇时,清纯可人的俏丽少女少女贾文婉只好羞羞答答地轻分玉齿,让他攻进来了。他卷吸着少女贾文婉甜美芳香的兰香舌,少女的小丁

    香是那样的柔嫩芳香,腻滑甘美,他忘情地用舌尖进攻着、撩逗着。少女贾文婉羞涩而喜悦地享受着那甜美销魂的初吻,柔软嫩滑的兰香舌羞答答地与那强行闯入的

    侵略者卷在一起,吮吸着、缠卷着。一阵火热缠绵的香吻,少女贾文婉挺直娇翘的小瑶鼻又发出一种火热迷人的娇哼,“嗯嗯嗯”。热吻过后,他从少女贾文婉香甜

    温润的小嘴中抽出舌头,又盯着少女贾文婉娇羞欲醉的美眸问道:“小婉妹妹,舒服吗?”

    少女贾文婉的俏脸又羞得通红,欲语还羞正低下头,避开他的纠缠,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好坏!你欺负人家!妈妈还在里面等着你呢!”

    阿飞依依不舍地搂抱住少女贾文婉玲珑剔透的娇躯,低声问道:“好妹妹,你的卧室在哪里?我好想欣赏一下美女大学生的房间布置的如何温馨高雅哦!”

    “大坏蛋!人家偏偏不告诉你!”少女贾文婉嘴里娇嗔着,美目流转,却向左手的那个贴着一张刘亦菲神雕侠侣剧照的房门看了一眼,看见阿飞心领神会地看着房门上的剧照,她娇羞无限地开门把阿飞使劲推进了妈妈的卧室,嗔怪地叫道,“妈妈,我把阿飞叫来了啊!”

    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正坐在沙发上焦急地等待,听见女儿如此说话,她不禁柔声嗔怪道:“傻丫头,太没有礼貌了!你应该叫姐夫的!”

    “我才不呢!”少女贾文婉含羞带怨地瞪了阿飞一眼,羞喜交加地跑开了。

    “阿飞,你可以告诉婶婶吗?大哥是不是要杀死他呢?”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紧张担心地看着阿飞,怯怯地问道。

    “唉!”阿飞长叹一声说道,“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向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闻听之下,以为丈夫贾沧江小命难保,不禁悲从中来,掩面抽泣。

    阿飞肆意欣赏着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双粉红色的细高跟鞋,身材更显得丰腴圆润,半截浑圆的大腿

    从她柔丝白裙的两片下摆之间钻出来,从束腰的下摆处伸出四根儿吊带儿,吊袜带夹着肉色的超薄长筒透明丝袜,连丝袜袜口那精致的蕾丝都露在了外面,两条丝袜

    中的玉腿修长浑圆,诱人心魄,阿飞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笑着温柔安慰道:“婶婶不要哭泣,我已经要求岳父大人放过二叔了!”

    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仰头感激地看着阿飞,兀自哽咽地问道:“真的吗?你不会骗婶婶吧?”成熟美妇婶婶苏雪仪那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梨花带雨,海棠含泪,再加上玉体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迷人丰韵,阿飞看得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