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277章之长江七号(十)贵妇筱蝶(三)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然后阿飞按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一口含住她丰硕雪白的乳峰近乎粗暴地吮吸咬啮,一手抓住饱满高耸的乳峰肆意揉捏变换着各种形状,腰身大幅度拉动,大力抽出又迅速猛烈挺进奋进,对付如狼似虎的熟美怨妇除了甜言蜜语花言巧语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凭借庞大坚硬的实力来彻底征服熟美怨妇的身心,阿飞此时此刻就是在挥舞着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肆无忌惮地蹂躏挞伐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空旷幽怨的幽谷甬道。

    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快活的简直要疯了;要知她平日里端庄高贵,林凭祥又是道貌岸然,就是在敦伦时也是中规中矩按部就班,更何况现在林凭祥又心有别恋,夫妻俩同床异梦,冷漠无情,因此她根本未尝真正享受过高潮的销魂滋味,此刻义子阿飞高超的房事技巧,实是替她的人生,开展出另一面新窗。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不觉羞耻,反倒有一种被凌虐羞辱的美妙满足感。她内心潜藏压抑的各式各样淫秽念头,彷佛出闸猛虎一般,狂奔而出。她心中不由暗想∶“自己原来竟然是如此淫荡的女人!”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彷佛进入愉悦的天堂,时间完全的静止,只剩下无穷的快乐。

    “啊!飞儿!老公!你要顶破干妈的子宫了啊!干妈要死了啊!”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春潮泛滥,浑身酸麻,骚痒难捺,酥软无力,只知道无可奈何地任由他亲吻着抚摩着揉搓着侵袭着她的胴体的每一寸雪白丰腴的肌肤,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四肢百骸,干妈许筱蝶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呻吟不已。

    “老公!人家要飞了啊!”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高举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的玉腿紧紧缠绕住爱郎义子阿飞的腰臀,柳腰款摆,粉胯挺动,纵情逢迎,纵体承欢,她突然浪叫着脚尖绷得笔直,丰腴雪白的胴体急剧颤抖,甬道美穴嫩肉紧缩痉挛,春潮泛滥喷涌而出。

    阿飞正全力地撞定击冲刺,沉醉于平时端庄高贵的干妈许筱蝶此时淫荡风骚的媚态,被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喷射出来的春水这样在蘑菇头上面一激,再也把持不住,腰眼一麻,庞然大物在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美穴甬道深处急剧地膨胀剧烈地抖动,然后好像火山爆发一样,滚烫的岩浆猛烈喷射出来浇烫在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花心嫩肉上,烫得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再次胴体颤抖痉挛着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筱蝶,你好美啊!以后我要你既做我的干妈,又做我的筱蝶姐姐,好吗?”阿飞搂抱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雪白丰腴而又泛起诱人粉红色的胴体,爱抚着她丰硕饱满的乳峰软语温存道。

    “小坏蛋,你好强悍啊!怪不得玉芝雅诗她们对你这么着迷呢!”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玉体横陈依偎在爱郎义子阿飞的胸前,爱抚着他宽阔健壮的胸膛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筱蝶姐姐,你喜欢我的强悍吗?”阿飞抓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芊芊玉手按在他的宝贝小龙上面轻声调笑道,“干妈,我的这个和他的相比怎么样啊?”

    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媚眼如丝地瞪了爱郎义子阿飞一眼,温柔抚摸着即使刚刚大战泻身之后,半硬半软仍然比林凭祥的要粗大很多,不失威风地在她芊芊玉手之中抖动,她爱不释手地抚摩揉搓着他的囊袋和蘑菇头,眉目含春地娇嗔道:“小坏蛋!他和你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了。没有想到你是人小鬼大,居然拥有这样的希世珍宝!难怪那么多美女都对你痴迷沉醉青睐有加呢!也就难怪一晚上能够连御玉芝雅诗和玉倩三个美女,第二天还能够神气十足精神焕发地早早起来啦!也难怪昨天晚上雅诗在游泳池叫的那么响亮呢!”

    “原来昨天晚上干妈听见了雅诗的叫床声,那他肯定也听到了,难道你们夫妻俩昨天晚上没有激情复燃,摩擦敦伦一番吗?”阿飞抚摸揉捏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雪白饱满的乳峰,咬啮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坏笑着低声调戏道。

    “他肯定在那个狐狸精那里交完公粮淘空了身子,在舞厅都开始磕头打盹睡眼惺忪,回来就倒头鼾睡象个死猪,都是你们的叫声害得我辗转反侧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你猜我做的什么梦?”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芊芊玉手使劲攥了一把掌握之中的阿飞的宝贝小龙,媚眼如丝地娇嗔道,“梦见我变成了雅诗,你也是象刚才这样欺负人家,玉芝雅诗玉倩她们都在旁边看笑话!羞死人了!”

    “这就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阿飞大笑,搂抱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调侃道,“那早晨干妈不是春潮泛滥成灾,水淹七军了吗?醒来一看他在洪水里面挣扎求救呢!哈哈!”

    “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不理你了!”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依偎在爱郎义子阿飞的怀里扭捏着,此时仿佛年轻了20岁,好像重新寻找回来初恋少女羞涩撒娇的美妙感觉。嘴里娇嗔,芊芊玉手却爱不释手地温柔抚摸揉搓着,眼睁睁看着爱郎义子阿飞的宝贝小龙渐渐膨胀坚挺起来,如同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似的伸展开来,粗大坚硬,昂首挺胸,耀武扬威起来。

    “筱蝶,你把他惹火了,就要负责给他消火哦!”阿飞咬啮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白皙柔软的耳垂低声说了一句话。

    “小坏蛋!人家才不要呢!”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娇嗔着啐骂道,却爱抚着爱郎义子阿飞的胸膛慢慢蠕动胴体趴在了他的大腿上面,抬头媚眼如丝含羞带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张开鲜艳亮泽的樱桃小口含了进去,芊芊玉手爱抚着他的囊袋,含弄吞吐套动几下,又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着爱郎义子阿飞的庞然大物,甜美滑腻的舌尖**着阿飞的蘑菇头和极度敏感的**,阿飞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不再逗弄撩拨,双手抱住爱郎义子阿飞的后臀,张开猩红的樱桃小口将爱郎的庞然大物吞吃进去用力吮吸,眼看着爱郎义子阿飞的庞然大物膨胀到了极点,血脉喷张,青筋暴起,面目狰狞,粗如儿臂,硬似铁棒。看着堂堂省长夫人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如此秀发飘逸心甘情愿地为他**,阿飞不禁感到阵阵瘙痒混杂着强烈的酥爽传来,不由得粗重喘息,呻吟出声,身躯轻轻颤抖。阿飞按住她的螓首,猿腰摆动,大力拉动,挺送律动,进进出出,连续**,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阿飞只觉得又痒又麻,片刻间庞然大物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

    这时候,突然床头电话铃声响起。

    阿飞还不管不顾地按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螓首连续**,电话铃声不住响起,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好歹勉强推开阿飞的腰身,拿过来无绳电话一看,低声说道:“是他的电话!”然后起身下床接听。

    “喂!什么事?”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刚刚说话,就被阿飞搂抱住将上身按着趴在了床上,丰腴滚圆的美臀高高翘起娇羞无奈地站立床前。

    阿飞肆无忌惮地抚摸揉捏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丰满浑圆的臀瓣,雪白柔软而弹力十足,色手挑逗撩拨着她湿润的**幽谷,听见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说道:“你的书法大作已经送过去装裱去了!你放心吧!钟淑惠确实来找飞儿了,不过谈了一些娄文永绑架伤害案件的进展情况!好了,你不要疑神疑鬼的了!把我搞得好像间谍特务一样!恩!”她被阿飞挑逗撩拨得压抑不住娇喘了一声。

    可能引起了林凭祥的询问,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眉目含春娇嗔妩媚地回首瞪了阿飞一眼,故作镇定不动声色地应付说道:“哦!我在做健身锻炼呢!跳跳健美操,减肥健身。啊!”这次是被阿飞抓住她的臀尖,挺身从后面进入了她的甬道美穴,她几乎猝不及防无法控制地呻吟出声。一边和丈夫打电话,一边和义子偷情被阿飞进入,这种感觉的确是刺激过瘾暧昧禁忌,好像电流一样从**之处传遍全身上下。

    阿飞却不管不顾地按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丰腴滚圆的美臀,猛烈抽送撞击着她的甬道幽谷。

    “哦!都是你了!光顾和你说话,脚面不小心碰到床了,好疼啊!”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不知道在说哪里好疼,上身趴在床上急促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我会继续监视阿飞的!不和你说了,拜拜!”扔掉电话,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突然扭过头来,美目迷离媚眼如丝地看着阿飞,急促地娇喘吁吁地呻吟嗔怪道,“飞儿,你好坏啊!居然这样欺负人家!啊——!好深啊!”

    阿飞抓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雪白浑圆的臀尖,挺动腰身,大力耸动,“啪啪”地拍打撞击着她的美臀,每次都深入到底搅拌着她的幽谷甬道里面翻江倒海一般。

    两个人正在激情缠绵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响起来敲门声。

    “姐姐!你在吧!”是许筱竹的声音。

    阿飞还要不管不顾地蹂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