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264章之林家别墅(七)干妈筱蝶(二)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阿飞单膝跪地,脱下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左脚的乳白色皮鞋,捧起来她的丝袜美脚,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依稀可以看到她白皙皮肤下面几根纤细的静脉,光滑圆润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趾甲都修的很整齐,从鞋尖露出来,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显得非常的性感。

    “干妈穿上红色高根真是足下生辉美丽动人啊!”阿飞一边轻轻给她穿上红色圣罗兰高根,不大不小正好合脚,一边由衷地赞美道,然后又捧起干妈许筱蝶的右脚,却不由自主地顺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

    这时干妈许筱蝶的大腿竟然有意无意地微微分开了,卖糕的!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紧紧包住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那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隐隐透露出胯下深处禁忌游戏的深渊。阿飞居然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穿着一条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郁郁葱葱,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边的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阿飞给她穿上红色圣罗兰高根的时候,不禁双手轻轻地爱抚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修长美腿,太滑腻了!太柔嫩了!

    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娇躯颤抖了一下,粉面绯红地嗔怪道:“小坏蛋!干什么呢?!”

    “干妈的肌肤怎用么保养的这么细腻光滑弹性十足的?真是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妙龄少女和花信少妇啊?!”阿飞赶紧放手,坏笑着耍贫嘴拍马屁道。

    “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佯装生气地娇嗔道,看了看脚下的亮泽有型的红色圣罗兰高根,配上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和黑色紧身短裙格外俊俏美观。

    “干妈穿上这双红色圣罗兰高根,一下子年轻十岁,看起来也就是30左右啊!”阿飞坏笑着拼命忽悠,眼睛色咪咪地欣赏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红色高根丝袜美腿,性感迷人充满诱惑。

    “小坏蛋!说话没大没小没轻没重的!”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看了一眼沉沉睡着的林子雄,她娇笑着啐骂,心里却美滋滋地吩咐阿飞道,“这双子雄的就留在这里吧!你抱着这双给你干爹的皮鞋给我送过来!”说完起身就走。

    阿飞拎着盒子跟随着干妈许筱蝶乘坐电梯下到二楼,来到了林凭祥和干妈许筱蝶的卧室。

    豪华宽敞的卧室,一水的红木家具,进口电器,土尔其地毯,酒柜陈设着金牌马爹利,人头马,轩尼诗和拿破仑干邑白兰地等名酒,珐琅玉器,陶瓷花瓶,外面阳台上兰花香草,调理得水灵灵的,卧室内外布置得华丽气派而又不失温馨娴雅,床头墙壁上是林凭祥和许筱蝶补照的婚纱摄影巨照,林凭祥本来就是白白胖胖斯斯文文的,将军肚子腆着,很有封疆大吏省级大员的派头;许筱蝶更是雍容华贵端庄高雅一幅贵妇人的丰姿仪态。

    看见豪华高档宽大柔软的睡床,阿飞不由得浮想联翩,想像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在林凭祥胯下婉转呻吟的春色无边的场景。

    任凭高官巨商明星演员同样也是要吃饭睡觉,孔子曰:食色,性也,但凡是人,都不能免俗啊!只不过人们对高官巨商明星演员的私生活更感兴趣罢了,倒不是因为人们有过多的窥探欲,而是这些公众人物多是表面上道貌岸然,满嘴里仁义道德,内地里却龌龊不堪,满肚子男盗女娼,也就难怪人们经常把这些伪君子作为茶余饭后关注和议论的谈资焦点了,比如山东的某市电视台女主持死在了市长家的床上,上海某大学校长公款嫖娼,某电视台赵大叔的情妇告状在前,张大哥的老婆闹事在后,女演员和导演的潜规则录像带事件,舆论固然一片哗然,网络上更是炒得沸沸扬扬,蜚短流长,骂声载道。

    “飞儿,你刚才说的什么腰椎颈椎的?妈妈的颈椎和腰椎都不舒服,诗音说要牵引,严重到压迫神经还要手术,我听着都胆战心惊的!你用你的神功给妈妈理疗理疗吧!好吗?”干妈许筱蝶温柔地问道,“是坐着还是躺着呢?”

    “干妈,您先弯腰我看看!”阿飞站到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身后,轻轻扶住她的柳腰。

    干妈许筱蝶顺从地低头弯腰,深深鞠躬,丰腴滚圆的美臀把紧身短裙撑得紧绷绷的,丰满的线条十分性感诱人,阿飞想到中午不正是以这个姿势进入了秦可琴和叶玉倩,破了她们的菊花贞洁,秦可琴的丰腴高翘的美臀和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倒是可以媲美,一样的饱满肉感弹力十足。

    “再低点!再低点!干妈有没有感觉到小腿肌肉有麻木感?”阿飞忍不住色手在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丰腴滚圆的臀瓣上轻轻抚摸了一把问道,“臀部有没有放射状的酸痛感呢?”

    “小腿有点麻木,臀部也有点发酸!”干妈许筱蝶好不容易直起身来,粉面绯红地娇嗔道,“小坏蛋,看不出来,你还懂医学呢?”

    “俗话说:找谁看病,听谁命令。干妈现在平躺在床上吧!”阿飞笑道。

    “好的!干妈是有病乱投医!现在你让干妈怎么样就怎么样!”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优雅地脱掉红色圣罗兰高根,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下的玉腿丰满浑圆,她平躺在床上,玉体横陈,性感迷人。

    “干妈身体放松下来。好的!我呆会把您的腿向上抬起来,您如果感觉到酸痛就说出来哦!”阿飞伸手握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丝袜美脚平平向上抬起来,裙底春光一览无余,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紧紧包住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那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包裹着的肥美沃土只看见黑乎乎的芳草萋萋,居然还有几根芳草调皮地探出头来,更是充满无限诱惑,令人产生无限遐想,食指大动,淫心顿起。

    “飞儿,你先暂停一下!”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突然说道,娇羞妩媚地看了阿飞一眼。

    阿飞顿时明白是紧身短裙束缚住了大腿,根本不可能抬上去的,他解嘲笑道:“干妈,不然就不要检查了吧?”

    “飞儿,你等我一下!”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起来拿起一件睡衣走进洗澡间。

    阿飞听见洗澡间里面悉悉簌簌的更换衣服的声音,不免想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宽衣解带的美妙春光。很快,干妈许筱蝶就出来了,她穿了一件红色的丝绸睡衣,没有系腰带,虽然宽松依然遮掩不住她丰硕饱满的酥胸,走动之间深邃的乳沟和雪白的乳肉若隐若现,丰满浑圆的大腿也是依稀可见,看来她不仅脱掉了紧身短裙,而且脱去了白色衬衫,睡衣里面只有黑色蕾丝刺绣的高级乳罩,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和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还有就是丰腴圆润羊脂白玉的胴体。

    阿飞轻轻握住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丝袜美脚向上抬起来,红色睡衣自然分开,不仅丰满浑圆的大腿根神秘三角区域和丰腴滚圆的美臀清晰呈现,连雪白柔软的小腹也裸露出来,先后连续搬抬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双腿,抬起来再屈膝,大略知道了她到什么程度感觉酸痛。

    “干妈,我不知道诗音阿姨怎么给您说的!可是,我认为您的腰椎有轻度压迫神经,平时站立时间久了或者走动时间长了,就会有小腿酸痛的感觉,确实需要气功理疗。”阿飞安慰笑着说道,“经过气功理疗,我保证干妈您以后再也不会有那样的酸痛的病症反应了!干妈,您现在翻身俯趴在床上吧!”

    “就是你说道那样啊!站的时间长了也酸痛,走的时间长了也酸痛,诗音又说要牵引,又说严重压迫神经会导致瘫痪,甚至要手术减压,我都烦死了,没有想到这个压迫神经还这么厉害呢?”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翻身俯趴在床上,侧过脸来看着阿飞说道,丰臀玉腿,如海棠春睡,丰姿绰约。

    阿飞先是用虎手温柔按摩着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象牙雕刻的颈项,然后隔着睡衣轻轻抚摩着干妈许筱蝶的玉肩,柔软滑嫩,玉背光滑细腻,虽然隔着睡衣,手感依然很好。纤细绵软的蛮腰,向上是光滑的玉背,向下是丰腴的美臀,两个高高耸起的峰峦臀瓣,充满肉感,弹力十足。阿飞的虎手由轻而重地按摩,手法指法灵巧轻巧,时不时地骚扰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美臀。

    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的喘息渐渐变的不太均衡了,义子阿飞的按摩手法的确不错,掌心所到之处,仿佛熨斗熨贴,温热适意,自己的身体却慢慢发自内心地感觉一股热流,空旷的玉体,寂寞的芳心,久违的渴望仿佛雨后春笋,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尤其当他的虎手侵袭自己的美臀时,内心和肉体都产生了一丝颤抖,暖洋洋的,麻酥酥的,一直窜向胴体的深处,玉腿之间的内裤里面又开始莫名其妙地湿润起来……

    “干妈身心放松哦!感觉怎么样?”阿飞上下其手,在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光滑柔软的后背上游走按摩。

    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惬意地嘤咛着呢喃道:“很好!很舒服!”好久没有男人的大手这样温柔到位的按摩了,熟美贵妇干妈许筱蝶感觉沉睡的玉体在阿飞的大手抚摸下开始不由自主地产生可怕的复苏和莫名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