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227章之龙游浅水(四)萧莹秋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你是说他是你的丈夫?!”阿飞不禁肃然起敬,在他上大学的第三年发生了那次震惊全国的保钓事件,阿飞还曾经和所有热血青年学生一起欢呼支持呢!没有想到当年的保钓英雄就是眼前这位美女军官萧莹秋的丈夫,随即阿飞说道,“可是,后来听说他不幸染病英年早逝了?”

    “其实不是那样的!”美女军官萧莹秋凄然说道,“在成功登上钓鱼岛之后,就被日本海军自卫队的驱逐舰绑架上了军舰,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他出于自卫和保卫同志,打倒了十多名日本海军自卫队军人,但是,却在一个长发日本人手下吃了亏受了伤。我们的导弹驱逐舰奉命营救,和潜艇联合行动威慑强迫日本海军自卫队驱逐舰释放所有中国保钓英雄!但是,他回来很快就发现内伤严重,虽然经过极力抢救,还是宣告不治,对外宣称染病去世了。五年了,那年他才33岁呀!”虽然她的描述简单平和,可是,阿飞和美女警察钟淑惠都能够想像得到当时的惊心动魄凶险万分剑拔张紧张无比。

    “那个长发日本人就是龟田!”美女军官萧莹秋继续幽幽说道,“名义上是日本的极品忍者,其实,他的真正份就是日本情报部门的高级间谍和高级杀手!我们本来一直在密切关注金慧敏的一举一动,虽然发现她的背后还有可怕的隐藏很深的鼠,可是,无法寻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而且忽略了龟田的遥控指挥能力,导致后来的步步被动,所以只好让淑惠物色一个打入玄武帮搅乱全局浑水摸鱼的角色人物,没有想到你完成的那么出色!没有想到你的日本之行题外发挥的那么精彩!更没有想到你能够杀死龟田,为他报了仇雪了’l!我真的应该谢谢你呢!”

    “师姐和我也是同病相’啊!”美女警察钟淑惠虽然早就知道萧莹秋的身世经历,此时却也被萧莹秋的诉说勾起自己的心事,不禁伤怀楚楚可’地说道。www.justsou.com

    “萧姐姐,我现带在才知道我大学时候心目中的偶像英雄原来就是你家夫君!我也不说我的敬仰尊重,你也不要说你的感谢心情,对于旧’l未了又添新仇的小鬼子,我们中国人人人得而诛之!”阿飞温情款款地看着美女军官萧莹秋和美女警察钟淑惠说道,“其实,我真的很佩服萧姐姐和淑惠姐姐你们俩的坚强伟大啊!也许说同情可’可能反而污了你们的这种坚强和伟大!”

    “阿飞,你赞美比同情安慰要动听一百倍!”美女警察钟淑惠感动地说道,“你能够给我们姐妹俩报仇雪’l也许是前世的缘分和之中的注定!你知道师姐和我一样许过什么誓愿吗?”

    “淑惠!”美女军官萧莹秋娇羞地怪道,不想让钟淑惠说出来。

    “师姐,你难道还不相信这是命中注定的吗?!”美女警察钟淑惠娇笑着说道,“好弟弟,你还记得我以前曾经和你说过我的誓愿吗?”

    “你是说?”阿飞恍然大悟道。

    “是的!”美女警察钟淑惠娇笑道,“师姐这五年来也有许多男人追求,可是师姐早就许下誓愿:谁能够杀死龟田为丈夫报仇雪’l,她就嫁给谁!傻弟弟,没有想到便宜你了!”

    “淑惠!”美女军官萧莹秋又羞又急地怪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你坏死了!什么都往外说!”

    “萧姐姐!”阿飞正色说道,“我对保钓英雄一向敬仰,对于萧姐姐的坚强伟大同样敬重!报仇雪’l杀鬼子是我们每一个中国有血性的男人都应该干的!至于其他的,我不敢强求,一切尊重姐姐自己的意愿!”

    女军官萧莹秋羞答答地说道:“我比淑惠大五岁呢!人老珠黄,不敢高攀,只想孤身一人终老一生!”

    “傻弟弟!”美女警察钟淑惠娇道,“你还不明白师姐的意思吗?还要师姐反过来求你吗?”说着她在阿飞后背上推了一把。

    阿飞一下子就被推到了美女军官萧莹秋的面前,他顺势就搂抱住了美女军官萧莹秋的柳腰,含情脉脉温情款款地说道:“姐姐正是女人最成熟最美丽的年龄,而且珠圆玉润,爽英姿,和淑惠姐姐一样多了其他女人没有的英气妹媚,阿飞能够和姐姐有缘,真是梦寐以求三生有幸!只要姐姐愿意,阿飞今后会敬重疼爱姐姐一生一世的!好美女军官萧莹秋看着阿飞火辣辣的目光,听着阿飞甜蜜蜜的情话,闻着阿飞身上浓烈的男人阳刚气,熏得她心慌意乱,心猿意马,心神迷醉,哪个女人能够承受得了男人这样真诚火热的表白啊?!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阿飞,感动地问道:“真的吗?阿飞,你真的不嫌弃姐姐的年龄吗?”

    “姐姐还不相信我吗?姐姐摸摸我的心!”阿飞抓住美女军官萧莹秋的玉手按在他的胸膛上面笑道,“我保证,今后服从姐姐指挥,姐姐让我上东,我不敢上西;让我打狗,我不敢撵鸡;让我立正,我不敢稍,;让我陪你,我不敢不陪你!”

    女警察钟淑惠被逗得“”一声笑了出来。

    女军官萧莹秋长年身处枯燥乏味的安全工作之中,很少有这样随心所欲的说笑,亡夫正直无私秉性刚毅,也少有夫妻之间的情趣,此时此刻听见阿飞当着钟淑惠的面对她调情挑逗,不禁难为情地抬手捶打了阿飞的胸膛一下,羞涩妹媚地娇道:“你好坏啊!就是花言巧语,胡说八道!”

    阿飞趁机抓住美女军官萧莹秋的玉手顺势轻轻一带将她搂抱在怀里。美女军官萧莹秋羞涩地依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宽阔健壮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浓烈的阳刚气,,熏得她心慌意乱,心神迷醉。五年了,自从丈夫去世之后,美女军官萧莹秋就再也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拥抱过。

    美女军官萧莹秋看着阿飞温柔地捧起她俊美白的脸庞,四目相对,脉脉含情,心灵与心灵在沟通,爱意和爱意在交流,她眼看着阿飞慢慢的脸儿贴近,柔软的嘴唇若即若离地摩擦上了她的樱桃小口,她欲要拒绝,又很渴望,天哪!犹豫之间,美女军官萧莹秋就看见阿飞的脸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亲吻住了她猩红的樱桃小口。阿飞如饥似渴地吸吮着咬住美女军官萧莹秋柔软湿润的下唇,舌头往她洁白的牙齿探去。美女军官萧莹秋娇躯轻颤,牙关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却又任诱人的双唇随人吸吮。坚守了五年的烈妇贞节,终于遇到了之中注定的恩人爱郎,为了兑现誓愿诺言,就要将自己丰满成熟的体献给眼前的恩人爱郎阿飞了吗?

    阿飞将舌尖轻舔美女军官萧莹秋的贝齿,两人鼻,相闻。美女军官萧莹秋体会自己湿热的嘴唇正被阿飞咬住吮吸,觉得钟淑惠就在旁边,她感觉很是羞涩难为情却又甘美难舍。正想使力推开时,阿飞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美女军官萧莹秋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美女军官萧莹秋甜美滑腻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凭**。阿飞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美女军官萧莹秋的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将美女军官萧莹秋的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又吸又吮美女军官萧莹秋滑腻香嫩的舌尖。

    美女军官萧莹秋虽是已36岁了,俊俏柔美成熟妹媚,但一向洁身自爱,丈夫去世五年来坚守贞操,被男人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美女军官萧莹秋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浑身酥软,防御心渐渐瓦解。阿飞将美女军官萧莹秋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双方嘴里。美女军官萧莹秋的欲火渐渐荡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阿飞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及待地迎接阿飞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旁若无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阿飞动情的色手抚摩上美女军官萧莹秋的山峰,虽然隔着军装制服衬衣依然可以感觉到丰满圆润,弹力十足。美女军官萧莹秋感觉圣女峰正被阿飞大手熟地抚摩着揉搓着,在不由自主地膨胀,浑身酥软,酸麻难耐。

    “不要啊!小坏蛋!”美女军官萧莹秋如被电击,慌忙抓住阿飞的禄山之爪,娇喘吁吁地哀求道,“我和淑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呢!”

    “真是郎情意啊!可’,没有人理会我这个红娘了哦!”美女警察钟淑惠酸溜溜地道。

    “好姐姐,我哪里敢冷落你呢?”阿飞左拥右抱着美女警察钟淑惠和美女军官萧莹秋两个成熟丰满的少妇体在自己的胸前,在美女警察钟淑惠脸颊上面亲吻一口调笑道,“不过,张生如果和红娘有了关系,那不就是流氓了吗?”美女军官萧莹秋闻言不禁娇笑。

    “你就是一个大流氓!小坏蛋!”美女警察钟淑惠羞涩妹媚地娇道,玉手却紧紧抓住爱郎阿飞的衬衣,因为此时阿飞的一只色手已经在后面往下探去,手滑进套裙里抚摩起她的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隔着蕾丝内裤抚摸揉搓着她丰滚圆的美臀,美女警察钟淑惠情不自禁地》?喘,一声哀求道,“小坏蛋,别胡闹了!

    师姐有要紧事说呢!”

    “阿飞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得到萧姐姐和淑惠姐姐的垂青眷顾?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阿飞左拥右抱温香暖玉美女警察钟淑惠和美女军官萧莹秋依在怀,真是踌躇满志满心欢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对了,萧姐姐,以你的身份处理个人婚姻问题是不是也要向上面汇报审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