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171章之秋筱王宫(十)王宫春色之母女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王妃浅仓舞美仍然挣扎着叫喊道,可是阿飞立刻扑了上来,亲吻着封住了她的樱桃小口。

    王妃浅仓舞美剧烈地扭动着玉体,根本无法挣脱手脚上绳索的束缚,也无法摆脱阿飞的热吻。阿飞一边含住她香艳的小舌吮吸着,一边将色手解开她的和服,一双雪白丰满的乳峰挺立在他的眼前,他的禄山之爪这次毫无抵抗地径直掌握住饱满柔软的圣女峰肆意地揉捏着抚摩着,另外一只色手肆无忌惮地按上她黑色蕾丝内裤紧裹的沟壑幽谷。

    王妃浅仓舞美剧烈扭动的JR体渐渐平静下来,再贞洁的烈女也承受不了他如此三路齐下的挑逗和撩拨,她感觉灵魂都已经出窍,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服体浑身到处弥漫麻酥酥的刺激,尤其是**之处传来的刺痒渴望彻底动摇了她的身心,她再次情不自禁地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任凭他态意的吮吸。

    “阿飞哥哥!”纯子显然已经春心荡漾,娇羞妩媚地叫道。

    阿飞看着纯子和传梅子菊子都是刚刚经过了沐浴更衣,都身穿透明的薄纱睡衣,玲珑剔透的美妙曲线若隐若现,更有一种朦胧美的诱惑。

    阿飞索性平躺着,将庞然大物呈现给纯子,纯子心领神会地主动趴在他的大腿之间,竿竿玉手掌握住他的分身,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www.meike-shoes.com阿飞舒服地一把拉过16岁的梅子,色手爱抚上她的娇挺酥胸,虽然并不丰满,却柔软粉嫩,令人垂涎欲滴。另一只色手搂抱住18岁的菊子狂野亲吻起来,菊子笨拙地伸缩着甜美的香舌,才一吐出来,就被阿飞咬住,悠意地吮吸纠缠,吮吸得菊子杏眼闭合,娇躯颤抖着几乎晕眩过去。

    阿飞索性将梅子搂抱到王妃浅仓舞美雪白浑圆的玉腿之间,梅子的上身正好躺在王妃平坦柔软的小腹上,他压在梅子娇嫩的服体上面蓄势待发,梅子发育还很娇嫩,少女的胸部并不十分饱满,雪峰小巧却坚挺浑圆,凸凹玲珑上面竟然没有一丝芳草,她有一幅娇小玲珑的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小巧娇挺的一双玉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娇小可爱,比扮演女学生专业户的著名**平井玛莉亚还要诱惑男人犯罪。梅子害怕得娇躯紧绷,竿竿小手紧张地抓住阿飞的胳膊,羞怯地哀求道:“先生,你先和纯子公主吧!我好害怕哦!”

    阿飞不管不顾,挺身进入,粉嫩的**刚被撑涨开来,梅子眉头紧皱,娇躯颤抖,连声呻吟:“疼啊!疼阿飞低头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吮吸着,一手握住她娇小玲珑的酥胸抚摩揉捏着,一手探进她雪白柔嫩的玉腿之间爱抚撩拨着,梅子处子之身,哪里承受得了这个情场老手的三路大军的攻击,忍不住娇喘呻吟,胭体扭动;王妃浅仓舞美也能够感受到阿飞对处女梅子的温柔体贴和照顾,暗骂这个大色狼倒也懂得怜香惜玉;纯子看得情动,翻身压在菊子的胭体上面亲吻抚摩,假凤虚凰,聊以自慰。

    阿飞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突然势如破竹,一举突破了梅子的处女防线。梅子疼得娇躯抽搐,两条雪白娇嫩的胳膊紧紧搂抱住阿飞的虎背熊腰,丽w羞红,柳眉紧皱,两滴泪花挂在香腮,楚楚可怜,令人心动。阿飞温柔地亲吻住梅子的樱桃小口,含住她甜美的香舌吮吸着,下身却开始肆无忌惮地猛烈撞击起来。王妃浅仓舞美隔着梅子的胭体都可以感受到阿飞的强悍和猛烈撞击,仿佛撞击在她的胭体里面似的,空虚寂寞的胭体难受无助地扭动着,随着梅子的胭体一齐摇摆蠕动。

    苦尽甘来,梅子感觉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之中夹杂着一波波的快感,她很快就瘫软无力几乎昏厥过去,处女红花顺着娇嫩的大腿流淌在王妃浅仓舞美的大腿之上,更加具有暖昧的诱惑。阿飞又将菊子搂抱过来,径直进入,菊子比较丰满一些,发育成熟多了,已经被阿飞撩拨得春心萌发,被纯子揉搓得春情荡漾,18岁的青春妙龄正是思春的年龄,春水早就不可遏抑地流淌出来,被阿飞猛然粗暴地进入,毫不怜惜地突破了她的隔膜,虽然春水有点润滑,依然令她疼痛得柳眉紧锁,樱唇微张,长长地发出一声喘息呻吟:“啊—!好大啊!”

    阿飞低头张嘴含住菊子青春诱人芳香浑圆雪白娇挺的一双玉峰,温柔地吞吐着咬啮着吮吸着。菊子渐渐适应了他的庞然大物,又被他咬啮吮吸得圣女峰酸麻膨胀,她竟然渴望的难以自制,不知深浅轻重地柳腰款摆,挺动粉胯,主动求爱迎合起来。阿飞大喜,近乎猛烈地拉动身躯抽送撞击起来,菊子很快抽搐着痉挛着瘫软在一旁。

    纯子情不自禁地扑了上来,主动地枕在妈妈王妃浅仓舞美平坦的小腹上,纯子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娇嫩柔媚,如花似玉,阿飞依然斗志昂扬,激动无比地压了上去,挺身进入。

    “啊—!好哥哥!”纯子喘息着呻吟着,高举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缠绕住阿飞哥哥的腰臀上面,情不自禁地挺动美臀,款摆粉胯,主动逢迎,纵体承欢。阿飞挺身撞击着纯子雪白娇嫩的R体,色手却抓住王妃浅仓舞美丰满浑圆的乳峰狂野揉捏,王妃浅仓舞美跟随着女儿纯子玉体一起摆动一起承受着阿飞的揉搓蹂x甚至撞击。

    纯子终于颤抖着痉挛着攀上了情欲的高峰,媚眼如丝地娇填道:“好哥哥,我把妈妈交给你了啊!”

    “纯子,你们不能这样啊!”王妃浅仓舞美喘息着呢喃道,却已经浑身酸麻酥软无力,手脚无法摆脱绳子的束缚,只好无可奈何地扭动着胭体想要摆脱阿飞的色手,“阿飞,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阿飞压在王妃浅仓舞美的玉体上面,色手掌握住她雪白丰满的乳峰,低头张嘴含住她柔软饱满的乳肉吞吐咬啮吮吸着,另一只色手撕开她黑色的薄纱内裤,抚摩着揉捏住王妃浅仓舞美肥美的**。王妃浅仓舞美粗重地喘息着呻吟了一声:“阿飞,你不可以啊!不可以这样的!啊—!”随着她一声长长的呻吟,丽9羞红,柳眉紧皱,阿飞的手指直接进入搜索撩拨起来。

    “妈妈,这个奶子是我的专利!阿飞哥哥吮吸的是不是比我吃的舒服啊?”纯子促狭地挑逗着妈妈。

    王妃浅仓舞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美目迷离,樱唇微张着,胭体扭动着,雪白浑圆的玉腿不由自主地分开,竟然自觉地任凭他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随着阿飞手指频率的加快和力度的加强,王妃浅仓舞美突然沉重地喘息呻吟一声,胭体抽搐颤抖着,居然喷射出来,顺着阿飞的手指水淋淋湿浓浓的。纯子梅子和菊子都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没有想到王妃居然能够如此强烈地喷射。

    “阿姨,你好多啊!舒服吗?”阿飞把湿流浓的手指在王妃浅仓舞美的眼前晃动着。

    “大色狼,你让我死了吧!”王妃浅仓舞美羞答答地不敢看阿飞的眼睛,居然在他的手指撩拨之下就泻身了,太丢人了,太羞死人了!

    “好阿姨!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阿飞温柔地亲吻住王妃浅仓舞美的樱桃小口,色手爱抚揉搓着她饱满丰硕的乳峰,变换着各种形状,下身却靠近她的**耀武扬威辗转研磨着。

    “阿飞,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毕竟是王妃,毕竟是纯子的妈妈呀!求求你了!饶过我吧!你不可以的!不可以进去的!”王妃浅仓舞美还试图作最后的哀求和挣扎,可是身心已经不可控制地迎合着阿飞的抚摩挑逗,粉胯不自觉地m动着摩擦着阿飞的庞然大物。

    “好阿姨!你喜欢温柔还是粗暴呢?”阿飞还在撩拨挑逗。纯子却从后面扑到阿飞背上,在他的腰臀上猛然一推。阿飞正在顶住王妃浅仓舞美的**幽谷辗转研磨,被纯子这么刁蛮任性地一推,他顺势没根而入。

    王妃浅仓舞美怅然地呻吟一声,仿佛痛楚,仿佛快乐,仿佛期盼好久,仿佛求之不得,娇媚地叫道:“阿飞!

    阿飞看着王妃浅仓舞美娇羞柔媚的模样,听见她动情的娇喘呻吟,如同得到巨大的鼓励,他开始猛烈而近乎残暴地拉动身躯,狂野地撞击着轰炸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解开了王妃浅仓舞美手脚上的绳子,王妃浅仓舞美却已经春心萌发,春情荡漾,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搂抱住阿飞的虎背,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紧紧缠绕住阿飞的腰臀,杉口腰款摆,粉胯轻摇,美臀挺动,情不自禁地纵体承欢,曲意逢迎。

    阿飞被王妃浅仓舞美的柔媚刺激得欲火更加高涨,却在近乎崩溃的边缘突然抽身出来。王妃浅仓舞美顿时感到无比的空虚与难受,粉胯极力地迎合着寻找着阿飞的庞然大物,双手紧紧搂抱住他的脖子,樱桃小口张开着喘息吁吁,近乎哀求地呻吟着浪叫道:“飞,阿飞!不要离开我!”

    “叫我老公!”阿飞按兵不动地停留在她的沟壑幽谷之间辗转研磨着挑逗着。

    “老公!老公!”随着王妃浅仓舞美风骚放浪地呻吟声,阿飞再次挺进奋进,直到在她的胭体之中彻底爆炸出来,王妃浅仓舞美感觉就好象火山喷发一样,猛烈地0动,剧烈地喷射,滚烫的岩浆烫得她销魂夺魄,头晕目眩,胭体深处抽搐痉挛,再次达到了欲仙欲死的高潮翌日清晨,阿飞定时是一柱擎天,悠悠醒转,发现王妃浅仓舞美已经离开了,纯子梅子和菊子三女还在昏昏甜睡。三个雪白粉嫩的玉体横陈在阿飞的面前,他发现三个少女眼睛虽然闭着,可是眼睫毛却在扑闪,阿飞故意调戏道:“看来还都没有醒来,那我就挨个再干一遍吧!”

    “不要啊!”纯子先扑进阿飞的怀抱里面撒娇道,“阿飞哥哥好坏啊!你看人家都还又红又肿呢!还要吓唬人

    阿飞搂抱住纯子亲吻爱抚,梅子最是幼小娇嫩,起身之间疼的“哎呀”一声,阿飞赶忙爱怜地搂过来安抚,菊子成熟丰满,伶俐懂事,娇羞可人地说道:“阿飞哥哥,我给您穿衣着装吧!”阿飞看她很是丰满可人,难免上下其手,抚摩揉搓得三女娇喘吁吁。

    阿飞和纯子在梅子菊子的服侍下穿着整齐来到了前面,文仁亲王和王妃浅仓舞美正在等候着他们一起用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