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141章之龙在东瀛(八)宫泽美惠(上)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嫂子和文莺妹妹,你们陪我一起去吧!好吗?”阿飞发自内心地说道,他这几天的确感觉有些头脑轰轰的,千头万绪,有点思路,却始终抓不住关键,千丝万缕,仿佛网络一样把他缠绕其中,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们俩就不去了!免得做电灯泡啊!影响你的大好事!”秦巧巧酸溜溜地说道。

    “小心不要再把酒水洒在人家宫泽美惠小姐的身上哦!”吕文莺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

    “哈哈!”想起那天秦巧巧的促狭,接连泼洒在身上的趣事,阿飞也被吕文莺的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

    “你可不要惹火穿烧身,宫泽美惠的丈夫可不是寻常人等哦!”秦巧巧警告道。

    “哦?难道他是天皇,还是首相?”阿飞戏噱说道。

    “宫泽美惠的丈夫虽然不是天皇,也不是首相,可是提起来依然声名赫赫,他就是外务府麻原太郎!你可不要随便触摸老虎屁股哦!”文莺妹妹说道。

    “就是那个频频挑起‘慰安妇’和‘竹岛’事端的麻原?哈哈!果然大名鼎鼎,如驴贯耳呀!”阿飞朗声笑道,“我倒是真的要小心喽!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何况还是母老虎呢!”

    宫泽美惠一袭粉红色的低胸长裙,露出深深的乳沟和多半雪白的玉乳,象牙般的肌肤,柔软的肩膀,丰挺的胸脯,隐约透明的魔鬼身材,美目流转,顾盼生辉,眉目之间隐含着少妇的丰韵风情。www.chinalww.com令阿飞看得心动旌摇,食指大动,淫心大起。

    “美惠小姐,果然善解人意。你不知道,这些天我跪坐都腰膝酸软了!还是坐着椅子吃着中国菜舒服啊!”阿飞打量着诺大的贵宾包间只有他们俩,正常的男人都会忍不住百爪挠心,蠢蠢欲动。

    “只要张总喜欢!美惠总算没有白费心思!”宫泽美惠早就发现他的眼光色咪咪地不时在她的深深的乳沟,雪白的玉乳上面停留,她娇嗔地飞了他一眼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张总对别人还是念念不忘,可是别人自恃大牌,总是不理不睬的;难道张总还不理解美惠的诚意吗?”

    “藤原静香以前是大牌,可是出嫁之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俗话说:爱情可以使聪明的女人变得愚昧。美惠小姐倒是例外呀!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美惠小姐,坠入爱河之中仍然对娱乐界的变化有如此灵敏的嗅觉!的确令人佩服啊!”阿飞淫亵地笑道,“美惠小姐才结婚一年,正是如胶似漆水**融的甜蜜时期,你家麻原先生怎么舍得放开你这个如花似玉的娇妻的呢?!”

    “如果你认为爱情是天堂的话,那么结婚就是地狱!你要知道***男人的眼睛里面除了金钱还是金钱,女人都是陪衬,都是点缀。我是这样,藤原静香又何尝不是这样?其他***女人更好不到哪里!”宫泽美惠听见麻原就心烦,满眼幽怨地说道,“女人没有经济主导权,就会彻底失去了自我,沦落为男人的附属品!其实,藤原静香出嫁给那个谐星,也是无可奈何之举,她也梦寐以求地复出。可是,心高气傲,还以为自己是结婚以前的性感女神呢!

    哪里象人家这样屈尊降贵地来巴结您张总呢!”

    “巴结我?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呀!美惠小姐会怎么巴结我呢?”阿飞一脸坏笑。

    “看你一直色咪咪的模样,人家就想踢你一脚!”宫泽美惠眼睛妩媚地看着他,桌子下面却抬起玉足伸过来在他的小腿上磨蹭着。

    “中国有句话说:打是疼,骂是爱,越喜欢越要拿脚踹!只要你喜欢,随便踢吧!”阿飞看着宫泽美惠一双精致的美脚慢慢向上摩擦着他的小腿大腿,最终停留在他的两腿之间轻轻蠕动着,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那双脚上穿着趾尖透明的肉色丝袜,轻薄无比,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好诱人的丝袜美脚!美惠小姐!”

    “你的酒量怎么样?”宫泽美惠用脚掌温柔地按摩挑逗着他的裤裆,感受到他的帐篷慢慢越来越高,“想喝一点吗?张总!让我敬你一杯!”

    “我的酒量很大!不过,我更善于喝奶!”阿飞高兴地将她递过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淫亵地盯着宫泽美惠深深的乳沟和雪白的玉乳,恨不得马上咬上一口。

    “张总,你好坏啊!吃人家的豆腐!人家不来了!”宫泽美惠娇嗔着,玉足却更快地揉搓着他,美丽的眼睛更是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我就是想吃你的豆腐,不过,你老叫什么张总张总的,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的梦中偶像!”阿飞说道。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宫泽美惠娇滴滴地说道,“是应该叫你子建,还是应该叫你阿飞呢?”

    阿飞立刻目瞪口呆,如同五雷轰顶,瞬即强作镇静地冷笑道:“美惠小姐的演技确实高超!不过,作演员实在有些屈才了!你还知道什么?不妨一并说出来吧!”

    “不要这么紧张嘛!”宫泽美惠娇嗔地温柔道,“人家只是想介绍两个美女朋友给你认识嘛!”

    “是吗?那我真是十分荣幸啊!”阿飞冷笑道。

    “真的不要这么紧张,她们可能都是你的相识呢!”宫泽美惠收回玉足,啪啪拍了两下巴掌。

    推门进来的竟然是枫爱。

    “枫爱!是你?”阿飞大惊失色。

    “飞,我们铃木杏里堂主想见你!”枫爱羞怯地说着,门外请进来一位美女少妇。她是个足以用极品来形容的女人!这是一个一眼望去无法立即看出年龄的女人,似乎是三十几岁的成熟模样,容颜却是那样的娇嫩,犹如二十许人。细看之下,只觉其人手如柔荑,颜如美玉,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酒红色的头发高高得盘在头上,身上是一袭黑色的低胸短裙,前胸的开口比较低,白色的蕾丝花边胸罩露出了少许的花边,白嫩深邃的乳沟显示着乳房的丰满高耸,光滑的小腿上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缠绕在光滑圆润的脚踝上,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柔弱娇怯,文静典雅的古典美人。

    “阿飞,还认识我吗?”少妇铃木杏里娇笑着说道。

    “你是那个高根断掉的美女?”阿飞乍看就觉得面熟,猛然想起眼前着个少妇正是他从父亲谢国华楼上下来,遇到的那个文件洒落,高根断掉的美女。

    “是啊!你真是太有才了!”少妇铃木杏里娇笑道,“你不应该谢谢我吗?”

    “我明白了!”阿飞如被电击,一瞬间纷乱的信息迅速理清了头绪,他叫道,“原来那个猪头的图画是你偷偷贴在我的背后的!”

    “哦!还有呢?”少妇铃木杏里笑道。

    “你故意暗示我朱卫东绑架藏匿的地点,知道我一定会去营救他的。然后让玄武帮张子强以为是云龙帮所为,挑唆引起两帮火并。随后导致一连串的骨牌连锁反应!妄图使两帮两败俱伤!”阿飞怒道,“这么说,金慧敏也是你们的人喽?!我父亲也是被你们所害的喽?!”

    “阿飞,你稍安勿躁!可能存在误会!”少妇铃木杏里正色说道,“你前面的分析很准确!那个猪头的暗示就是我贴在你背后的!我们离间云龙帮和玄武帮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金慧敏也是我们的人!可是,你的父亲叔叔,还有张家兄弟都不是我们杀的!凶手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还有什么人?金慧敏呢?怎么不敢出来见我?”阿飞冷笑道。

    “的确是凶手另有其人!我们圣女教敢做敢当,绝对不会也用不着掩盖否认我们的作为!时机成熟,我们自然会安排金慧敏和你见面的!”铃木杏里说道,“阿飞,我们怀疑凶手是忍者会的!相信我们!”

    阿飞想起那些毒蛇和那几个死于非命的忍者,不肯示弱地耍贫嘴道:“真正凶手,我一定会查出来的!无论如何,你们也难辞其疚!我说你们是凶手,你们未必同意;你们说自己不是凶手,我也不会苟同。拜托,美女,我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尤其是面对你们这样漂亮性感的美女,我是向来有怜香惜玉之情的哦!”

    “龙公子举一反三,窥一斑知全豹!聪慧殆乎天授!”铃木杏里娇笑道,“龙公子知道我们此来的目的吗?”

    “姐姐莫非是圣女教主派遣而来的吗?”阿飞说道。

    “听枫爱说公子身上有七星连珠的神奇图案,教主特别委派我来亲眼验看一下,希望公子莫要推辞哦!”铃木杏里言行举止都和她的相貌一样,显得古典优雅。

    “不会吧?姐姐以为我是什么人?想看就看啊?我也有隐私,也有秘密的,你们没有觉得这样很伤害我的自尊吗?”阿飞继续耍着贫嘴,色咪咪地盯着铃木杏里笑道,“美女姐姐,不会是对我的那里很感兴趣吧?”

    “胡说八道!”铃木杏里娇叱道,“我是奉教主之命,据说这七星连珠关系着一个关于***国的大秘密!还是希望公子能够自觉配合!”

    “怎么?听姐姐的意思,我如果不配合,难道你们还要强来吗?”阿飞朗声笑道,“我阿飞向来是吃软不吃硬!若是你们温柔施以美人计,我说不定很乐意配合。若是用强,嘿嘿,就凭你们三人吗?”

    铃木杏里微笑着看着宫泽美惠和山井枫爱,宫泽美惠娇笑着看着阿飞,伸出玉手竖指道:“五,四,三,二”

    “你的那杯酒!”阿飞立刻感觉浑身酥软,瘫坐在椅子上面,软弱无力地看着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