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140章之龙在东瀛(七)欧阳如雪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乐不思蜀呢!”秦巧巧看见阿飞,就忍不住娇嗔道,“文莺的美女同学等你好久了!”

    “她的同学?等我干什么?”阿飞纳闷道。www.hljxwb.com

    “这是我的同学欧阳如雪!她是在早稻田大学就读的研究生!”

    “这是我们张总!”吕文莺带领着一位美女过来介绍道。

    阿飞的眼睛都直城了,目瞪口呆,神魂颠倒:欧阳如雪在学校里绝对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似乎古今中外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是看外表,就足以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阿飞的美女姐姐妹妹之中,也只有丽娜玉芝雅诗寥寥几人可以与之媲美!

    “张总!张总!”吕文莺连叫了几声,阿飞仍然痴迷地盯着欧阳如雪,半天才反应过来。

    “哦!文莺,你刚才是叫我吗?”阿飞勉强收敛住自己的心神。

    “文莺不是在叫你!文莺是在叫你那迷失的魂灵呢!害怕你的魂魄还在九霄云外飘飘荡荡的,不知方向!”秦巧巧揶揄道,她和吕文莺都生气嗔怪地看着他。www.mchaw.com

    欧阳如雪仿佛对这样的情况司空见惯了,听秦巧巧如此的揶揄,她也忍俊不禁地嫣然一笑,一笑倾城,百媚俱生,宛如玫瑰绽放,又似牡丹盛开,别说阿飞就是秦巧巧吕文莺两女,也是如同看见了世界上最温心美好的画面,见到了童话中纯洁无瑕的白雪公主,见到了神话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姬,满面都是心神迷醉的模样。刹那间,可以忘却所有的烦恼,所有的忧愁,所有的悲伤,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融化在欧阳如雪那美丽温柔地笑容之中了。

    “欧阳如雪!好美的名字!诗情画意!”阿飞感叹道,“请问有什么见教?”

    “子建,欧阳如雪小姐说,后天李灯灰要参拜靖国神社,她请我们都去参加抗议人群呢!”秦巧巧说道,她看着欧阳如雪的眼神,依然象看着神女一样的温顺。

    “不能去!”阿飞几乎是叫喊了出来。三女都诧异地看着他。

    “我们只是参加抗议的队伍,远远地为抗议队伍声援助威!又不是游行示威!怕什么?”吕文莺纳闷地辩解道。

    “不能去!”阿飞再次打断了吕文莺的说话。三女再度惊诧地看着他。

    “我听说张总在国内也是年轻有为,名声赫赫!好歹也是一个维护正义无所畏惧的男子汉!”欧阳如雪上下打量着张子建,冷冷说道,“今日一看,原来也不过如此!”

    “原来也不过是欺软怕硬趋炎附势胆小如鼠明哲保身之辈!是吗?”阿飞正色说道,“哪怕我在你们眼里是个小人,我也坚决不让你们去做那个李灯灰的炮灰!”

    “炮灰?我看张总来***几天,已经被***人的彬彬有礼,恭恭敬敬,鞠躬施礼,笑容满面给迷惑了吧?或者是被山口组的穷凶极恶,专横跋扈,残暴无情,心狠手辣吓破你的苦胆了吧?”欧阳如雪不愧是美女研究研究生,不仅美貌如花,而且还伶牙利赤,言辞犀利,“张总知道吗?这就是***民族性格的两面性!”

    “两面派?什么两面派?”吕文莺问道。

    “***民族性格表现出强烈的双重性,两面性:极端自傲和极端自卑;极端狂妄又极端虚弱;貌似恭顺,实则心怀鬼胎.文莺,你在***生活两年了,你看周围的***人是不是这样丑陋的面目?”欧阳如雪问着吕文莺,眼睛却看了张子建一眼。

    “是的是的!他们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笑容可掬的,其实都是笑里藏刀,皮笑肉不笑,心里根本看不起我们中国人!”吕文莺点头说道。

    “其实,又何止欧阳小姐说的这些!”阿飞笑道,“***人还善于玩弄两面派手法,忽而信誓旦旦,忽而信口雌黄,言行不一,不守诺言,甚至无视历史,背叛良心.为了自强,岛国的***人总是盯着海外,生就不服输,同时对自己的过错和罪恶不知忏悔反省,死不改悔.在美国,有一种很有市场的说法,认为***是一个‘不会悔罪的民族‘.这话不无道理.因此,***民族性格成了两种矛盾性格的对立统一.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花与剑》中,就曾分析了***民族的这种两重性:表面上崇拜菊花,一副优雅柔顺的样子,实则迷信暴力和强权,暗藏着嗜血的毒辣心肠.国力强大时,就自高自大,睥睨一切,对其他民族极端鄙视,数典忘祖;同时,又具有强烈的危机感,稍有落后,就马上收敛起狂放的面具,对强大民族换上一副讨好的面孔,摇尾乞怜!对吗?欧阳小姐!”

    “可是,你知道***民族性格为什么具有两面性吗?”欧阳如雪对张子建有些刮目相看,“***人精神上有一种狭隘的“岛国意识”,其直接表现就是***人普遍具有的狭隘心胸!

    所以,这种恶劣的地理环境和艰难的生存方式,使***民族性格表现出强烈的双重性,两面性!”

    “其实,追根溯源,***在唐代对中国的尊重就是他们这种性格的表现.***人向唐朝称臣的目的,无非是要通过引进中国文化来改善他们蒙昧落后的状态.史称东夷貌柔顺,没有识别出倭人的伪装,不知这是他们崇拜强权特性的表现.”阿飞终于遇见了才高八斗的美女才女,不禁兴致大起,看着眼前这个美如天仙的美女研究生侃侃而谈,“二战后,***又对美国大耍类似伎俩.表面上对美国百依百顺,连天皇也每天早晨起来就去给美军驻日统帅麦克阿瑟鞠躬行礼,以便获得美国的信任,用从中国和朝鲜以及东南亚等国掠夺来的资金购买设备和获取先进的技术,如汽车,电器,半导体等.

    一旦羽翼丰满,***就开始瞧不起美国人了,把美国的工程技术和管理水平说得一无是处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书的作者之一索尼总裁曾狂言***的一块芯片就能打破美苏的战略平衡,并认为***人的智力无与伦比.但当美国在计算机方面取得巨大进步,又把***远远抛在后面,而韩国等地生产的芯片也侵蚀了***的市场时,这无疑给那个狂妄无知的索尼总裁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于是这个***人在藐视中国人之余,又对美国人表现的必恭必敬了,连声说他不反美国,他最佩服美国人!势利眼转的这么快,墙头草倒的这么快!厚黑学修炼得登峰造极出神入化走火入魔东方不败,不得不令人佩服啊佩服!”

    “现在我对张总都有些佩服了!”欧阳如雪看着张子建道,“你既然知道这些,如此了解***人,我们更不能听凭他们自高自大,无所顾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我们应该给他们警醒和压力!可是,你为什么还不让我们去抗议他们参拜靖国神社呢?”

    “正因为我了解***人,我才不会让你们去冒这个险,做这个无益之举,充当他们发泄淫威的炮灰!”阿飞说道,“我给你们说个笑话:

    湖南人说自己美女多,山东人就笑了.

    山东人说自己经济好,上海人就笑了.

    上海人说自己民工多,广东人就笑了.

    广东人说自己款爷多,香港人就笑了.

    香港人说自己二奶多,台湾人就笑了.

    台湾人说自己想独立,全中国人民都笑了.

    ***人说中日友好,中国人民笑了:你丫骗谁呢?

    ***人说自己爱和平,亚洲人民笑了:说的是人话吗?

    ***人说自己要维护世界和平,美国人民笑了:问你大爷我没?

    ***人说自己是人,全世界的狗都叫了:兄弟,做狗要厚道,不能忘本!

    全国公共厕所更名为靖国神社。今后上厕所小便不能叫小便,统一叫小泉。大便不能叫大便,统一叫天皇。”

    三女掩着樱桃小口娇笑起来。

    “正因为***人是狗,所以,我们不能让狗给咬到了!后天,山口组已经张罗布网,就等你们盲目往里面钻呢!”阿飞说道,“后天,我会去的,你们都给我乖乖的在家里呆着!”

    “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好了?”秦巧巧娇嗔道。

    “罗嗦半天,不就是害怕我们拖你的后腿吗?”吕文莺发现情郎如此博学多才,又是佩服又是喜欢,眼睛柔媚得可以滴出水来。

    “欧阳小姐,请问您是研究什么的?”阿飞问道。

    “我是研究东方文学专业东亚神话传说的,受大屠杀纪念馆的委托,附带研究***二战历史!没有想到,还不如你知道的多,了解的深呢!”欧阳玉雪冷冷说道,“不过,后天的抗议,她们俩不去就不去了!你去不去我也不管,我是肯定要去的!告辞!再见!”

    “文莺妹妹,她这么清高冷傲,在大学里面一定是很多男生都敬而远之吧?!”阿飞望着欧阳玉雪远去的倩影,对吕文莺说道。

    “玉雪呀!一贯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吕文莺叹息着娇嗔道,“很多平时大大咧咧的男生看见她都变得好象羞涩的小男孩了!刚才,某些同志不也是变得目瞪口呆了吗?”

    “不是目瞪口呆,是呆若木鸡了!”秦巧巧娇笑着揶揄道。

    “我是有些纳闷:美女怎么会这么关心政治?研究人性?她怎么会喜欢这么枯燥乏味的专业和专题呢?”阿飞早就闻到满屋酸溜溜的味道,慌忙转移话题。

    “我好象听说,玉雪好象是加入了什么教会。可能信仰了宗教,人就难免变得有些多愁善感,杞人忧天了!”

    吕文莺感叹道。

    “宗教?什么教会?”阿飞立刻警惕道。

    “可能是天主教吧!信仰圣女的吧!我也不是太清楚!”吕文莺终于也忍不住地酸溜溜地揶揄道,“你这么关心她,干脆还是你自己去问她去吧!”

    天主教?阿飞略微放松了绷紧的神经。

    “子建,今天宫泽美惠预约了要和你共进午餐呢!你一定求之不得吧?!”秦巧巧悠悠说道。

    “嫂子和文莺妹妹,你们陪我一起去吧!好吗?”阿飞发自内心地说道,他这几天的确感觉有些头脑轰轰的,千头万绪,有点思路,却始终抓不住关键,千丝万缕,仿佛网络一样把他缠绕其中,几乎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