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风流

少龙风流 第119章之云龙回归之(五)玉雅玉娴

    少龙风流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我们现在就去上海吗?姐姐你们不准备一下衣物什么的?”阿飞提醒道。

    “后备箱里面一个大皮箱呢!早准备好了,连你的替换内裤都准备好了!宝贝弟弟!”杨玉雅身穿天蓝色的吊带短裙,深邃的乳沟和雪白的乳房呼之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暴露无余,丰满的大腿,甚至连粉红色的内裤也若隐若现。一上车,她就迫不及待地依偎在阿飞的怀里,双手搂抱住他的脖子索吻。

    “原来姐姐你们早就下好圈套,就等着我来钻呢!”阿飞笑着拧了杨玉雅的鼻子一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前面开车的杨玉娴。

    “阿飞兄弟,这次参加舞林大赛,你只是我的搭档,舞蹈上的事情我极力配合满足你,至于生活上面就只能由她来配合满足你了!舞蹈就是舞蹈,身体的接触亲密一些罢了,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也不要有什么想法,姐姐不会干涉你们的私生活,你们也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放心,姐姐心如死水,你们小儿科的节目影响不了我的注意力的!”杨玉娴冷傲清高地正色说道,她也透过后视镜看见妹妹杨玉雅的媚态,嗔怪道,“小妮子,象发春的猫,也不注意点影响!”

    “我不管!姐姐行,你只关专心开你的车,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好了!好弟弟,我不仅要让你钻进我的圈套,还要让你坠入我的情网呢!”杨玉雅从在玄武公司与易容成张子建的阿飞亲热缠绵之后就没有见面,早就按耐不住春心荡漾,不管不顾地搂抱住阿飞亲吻起来,唇舌交织,吮吸咂摸得津津有味,响声一片。杨玉娴听见也直皱眉头。

    杨玉雅春情如火,拉住阿飞的手按在她的高耸的乳房上面,阿飞听了杨玉娴的话也有些生气,是你们三番五次地要求,现在好象是他上赶着追求她似的,装什么清高!又被杨玉雅她的风骚挑动淫欲,色手动情地抚摩揉搓着她的雪白丰满的乳房,手指捏弄把玩着她的樱桃一般的。杨玉雅早已经喘息吁吁,眉目含春,乳房膨胀,迅速地充血勃起,她狂热地亲吻着阿飞的嘴唇,用香艳的小舌**吮吸着他来压抑自己的难以遏抑的喘息呻吟。阿飞的另一只色手狂野地探进她的玉腿之间,娴熟而近乎粗鲁地抚摩揉搓着她的雪白浑圆的大腿,性感内裤包裹着的沟壑幽谷。

    杨玉雅淫荡地分开自己雪白的玉腿,尽可能地为君敞开玉门,任由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潮湿的内裤此时已经春水潺潺,湿漉漉的,她也毫不顾忌毫不羞涩难为情。她一边搂抱住阿飞咸湿地热吻,一边动情地伸出玉手拉开他的裤子拉链,探进手去把握抚摩套弄他的庞然大物,她突然淫荡地低下头去,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

    阿飞感觉到自己突然进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所在,被她甜美的小舌**吮吸套动,他情不自禁地“恩啊”了两声,听在杨玉娴的耳中却是刺激无比,充满诱惑。杨玉娴有意无意地通过后视镜看见两人的春色场面,听见杨玉雅压抑着的喘息呻吟也还则罢了,此刻听见阿飞的动情的呻吟,她是成熟的美妇,当然知道阿飞此时的快感,她不由得多瞟了几眼,看见杨玉雅的头发飘舞,樱桃小口吞吐之下,杨玉娴居然清晰地看见了阿飞的庞然大物,真是得天独厚无与伦比,怪不得妹妹杨玉雅一提起他就眉飞色舞的,怪不得有这么多美女姐姐妹妹的趋之若骛,饶是年近不惑的中年妇人,虽然极力装作冷傲清高不动声色,可是杨玉娴她也情不自禁地被刺激得芳心狂跳,幽怨嗔怪地欣赏着倾听着他们的喘息呻吟。

    阿飞故意几次抽出杨玉雅的樱桃小口,昂首挺胸地通过后视镜向杨玉娴炫耀着他的庞然大物,而且色咪咪地盯着后视镜上面她的表情,看她粉面微微绯红,却目光慌乱地有意无意地瞟看几眼,又要尽量装作冷傲清高毫不在意不为所动的样子,偶尔遇到阿飞的眼光,她冷笑着示意你们那是小儿科的把戏,对她毫无影响!阿飞心里暗笑,索性淫荡地将杨玉雅搂抱着背坐在他的大腿上面,因为这样的姿势,可以通过后视镜向杨玉娴完全展示杨玉雅的迷醉快感的表情,更可以清晰展示他们下面的进出动作。

    杨玉雅大大分开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心神迷醉的模样通过后视镜向杨玉娴展现无遗,当阿飞挺动腰身插入她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随着阿飞抽插力度的加大,杨玉雅的头发甩动的幅度也加大,她的美臀款摆,粉胯扭动,伴随着阿飞的耸动和撞击而起伏不已。

    杨玉娴通过后视镜瞥见阿飞双手狂野地抚摩揉搓着杨玉雅两个雪白柔软的乳房,下面的庞然大物坚决无比地进进出出耸动着杨玉雅的沟壑幽谷,淫荡的**场面完全清晰地展示在她的眼前,杨玉娴又瞥见杨玉雅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似的朱唇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杨玉娴看得脸热心跳,面红耳赤,久违的酸麻刺痒和骚动蔓延全身,更要命的是高耸的酥胸开始无法抑制的酥麻膨胀,长裙里面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也开始情不自禁的骚痒湿润起来,她的面容虽然还是冷傲清高,可是已经眉目含羞地通过后视镜偷看着阿飞的强悍和凶猛。

    杨玉雅动情地扭转象牙一般雪白的颈项去亲吻阿飞。阿飞头一低嘴唇吻合在杨玉雅红润温软的香唇上,杨玉雅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阿飞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杨玉雅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杨玉雅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一会儿舔舐杨玉雅的妙舌下香甜柔软的口腔,无所不至,俩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阿飞舔得杨玉雅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情欲高涨,她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阿飞的舌头,俩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杨玉雅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阿飞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且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阿飞嘴中和他舌头上的津液。此刻杨玉雅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阿飞粗大的甜舌。咂摸的有滋有味的声响听得杨玉娴也春心萌动地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吁吁娇喘。

    阿飞只觉杨玉雅樱唇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又瞥见杨玉娴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这些刺激起他的情欲,阿飞淫兴顿起,热血沸腾,直向涌去,一边更加粗暴猛烈地耸动,一边一口饥饿地将杨玉雅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阿飞遂噙含住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只雪白娇嫩的丰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杨玉雅被他弄得心旌摇荡,乳房麻痒不已,喘息吁吁,呻吟不已。她纤腰如风中柳絮急舞,丰润白腻的玉臀频频翘起去迎合阿飞的抽插。她珠圆玉润丰满的粉腿尽可能分开敞开甬道任由阿飞猛烈的撞击,千娇百媚的玉靥娇艳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半张,娇喘吁吁放荡地浪叫着。

    杨玉娴勉强集中注意力驾驶在沪宁高速上面,通过后视镜耳闻目睹着阿飞的强悍和凶猛,耳闻目睹着杨玉雅的快乐爽美的呻吟,杨玉娴毕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即使平日里如何清高孤傲,此刻她也已经被刺激感染得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吐出香艳滑腻的小舌动情地**着自己的柔软的嘴唇。

    一股令人欲仙欲死,心神皆醉,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海浪般排山倒海似的涌入杨玉雅心间,冲上头顶,袭遍全身。杨玉雅舒爽得玉首一仰,樱桃小嘴张开满足地“啊!啊!”地春呻浪吟。杨玉雅的玉体情不自禁地痉挛着颤抖着喘息着呻吟着达到了情欲的高潮。

    阿飞却加速耸动,加大撞击,突然抽出来对准杨玉雅的粉红色的娇媚容颜,杨玉雅还没有来得及张开樱桃小口,阿飞就已经狂猛地喷射而出,一部分喷射在杨玉雅的娇媚的脸上,白花花滚烫的岩浆流淌下来,杨玉雅喜欢地伸出小舌将阿飞的岩浆舔进口中,还有一部分狂喷出去,直射到前面杨玉娴的面前的挡风玻璃上面。

    杨玉娴听见阿飞粗重的喘息,当然知道他也到了欲仙欲死的关头,通过后视镜瞥见阿飞居然没有射在杨玉雅的甬道里面,他居然抽出来赤裸裸地让她看着他剧烈地膨胀剧烈地抖动,然后是猛烈地喷射,杨玉娴第一次目睹如此面目狰狞的庞然大物如此惊心动魄的喷射,她也已经春情发骚,春心荡漾,杨玉娴眉目含春地看着眼前挡风玻璃上面的白花花的岩浆,她通过后视镜媚眼如丝地又瞥了一眼阿飞虽然弹尽粮绝依然屹立不倒的庞然大物,她的娇躯轻轻颤抖,樱桃小口微微张开,长长吁出娇喘气息,长裙里面的玉腿之间甬道一阵痉挛,杨玉娴居然通过后视镜看着阿飞的雄伟之物居然泻身了,沟壑幽谷泥泞不堪,内裤已经湿透了。

    杨玉雅温顺地伸出香艳甜美的小舌**干净阿飞的雄伟,然后娇嗔着掏出纸巾探身向前擦拭掉挡风玻璃上面的污秽,害怕地看了杨玉娴一眼,见她没有发火生气,杨玉雅羞怯可爱地吐了一下舌头,做个鬼脸,然后依偎在阿飞的怀里继续厮磨温存去了。